以唐蜜对云景的了解,他不是个会说谎的人。『『ge.

    为了弄清楚事实真相,次日早晨,唐蜜下完早朝后,就直奔华阳宫。

    她看到秦朗正在院子里堆雪人。

    他堆了七个雪人,乍一看去,很像是七个小矮人。

    唐蜜走过去:“这些雪人都是你堆的?”

    秦朗看到她来了,立刻放下手里的东西,颠颠儿地跑到她面前邀功:“对啊,这个雪人是你,那个是我,另外那几个是爹和哥哥们,看起来是不是很像?”

    唐蜜仔细看了看,怎么看都觉得这些雪人除了高矮胖瘦有区别外,没有任何的不同。

    为了安慰秦朗,她笑着说道:“是挺像的。”

    秦朗很高兴:“回头给它们穿上衣服的话就更像了。”

    “你还给它们准备了衣服?”

    “对啊,我把衣服放在屋里,我现在手上都是雪,阿歆,你能帮我去拿来吗?”

    唐蜜主动说道:“我去帮你拿吧。”

    秦朗没有多想:“好啊,我把衣服放在衣柜旁边的箱子里面,打开就能看到。”

    唐蜜转身走进屋里,衣柜旁边放着好几个箱子,其中有两个箱子上了锁,她将那两个没上锁的箱子打开,很快就找到了衣服。

    她看了眼那两个上锁的箱子,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唐蜜抱着衣服回到院子里。

    秦朗兴冲冲地接过衣服,给雪人们穿上。

    还真别说,穿上衣服的雪人的确有几分像他们一家人了。

    唐蜜竖起大拇指:“五郎真厉害。”

    秦朗笑得像个孩子:“哈哈,我还有很多厉害的地方,你以后就知道了。”

    见他冻得鼻子都红了,唐蜜催促道:“瞧你的衣袖都湿了,赶紧回屋里去换身衣服,免得被冻病了。”

    “我哪有那么娇弱?!”

    秦朗嘴里嘟哝着,但双腿还是乖乖地往屋里走去。

    他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坐在火盆旁边取暖,唐蜜让人给他煮了碗姜汤,监督他把姜汤喝完。

    热乎乎的姜汤下肚,秦朗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红润起来。

    唐蜜状似无意地问道:“你这几天晚上一直都在华阳宫里吗?”

    秦朗:“对啊。”

    “昨天晚上,有人在御花园看到了你……”

    秦朗笑着说道:“应该是那人看错了吧,昨晚我没有出门。”

    唐蜜没有再追问下去,她握住秦朗的手,轻声地说:“你说什么我都相信,但你千万别骗我,如果你实在要骗我,也请不要让我发现,否则我会伤心的。”

    秦朗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是不是有人对你说了什么?”

    唐蜜摇了摇头:“没有。”

    秦朗反握住她的手,认真地承诺道:“蜜蜜,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改变自己对你的心意,希望你也能一直相信我,别放弃我。”

    “嗯。”

    ……

    两天后,唐蜜没有惊动任何人,只带着阿歆一个人,悄悄地离开皇宫。

    她来到秦羽在京城中开设的医馆。

    医馆的生意很好,现在还是早上,等待看病的患者就已经排起了长队。

    唐蜜找到了正在给患者看病的秦羽。

    他的模样非常认真,对待所有患者的态度也是一视同仁。

    唐蜜没有打搅他。

    她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托腮看着他。

    等到了该吃午饭的时候,秦羽这才起身离开,唐蜜赶紧跟上去。

    “四郎。”

    秦羽回头看向她,颇为诧异:“你怎么来了?”

    唐蜜走过去挽住他的胳膊,笑着说道:“我想你了,可你最近都不来宫里看我,我就悄悄地跑出来找你了。”

    秦羽:“最近医馆有点忙,抱歉。”

    “没事,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你现在是要去吃午饭吗?我们一起吧。”

    秦羽颔首道:“嗯,你想吃什么?”

    “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秦羽想了下:“这附近有一家饺子馆还不错,要去尝尝吗?”

    “好啊。”

    两人一起去了饺子馆吃了顿午饭。

    吃饱喝足后,他们回到医馆准备午休,一个老妇人忽然冲进来,哭着大喊:“大夫快救救我家女儿!我女儿快不行了,她快死了!”

    唐蜜一眼就认出来,这个老妇人正是刘侍郎的妻子,她口中的女儿,应该是就那个差点被人卖入青楼的少女。

    秦羽示意对方冷静点:“你别急,你先告诉我,你的女儿在哪里?她出了什么事?”

    老妇人显然是急疯了,说话都有些颠三倒四的:“那些人闯进家里,要把我们都抓走,青青为了保护我,被他们打伤了,头上流了好多血,她快死了,求你救救她!只要你能救她,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你家在哪里?立刻带我们过去。”

    秦羽背上医药箱,跟着老妇人往外走,唐蜜抬脚跟上去。

    秦羽回头看向她,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你先回去。”

    “可是……”

    “无论事情结果如何,我都会如实告诉你,你先回去。”

    秦羽的态度极其坚决,唐蜜无可奈何,只能带着阿歆回宫。

    当天晚上,秦羽入宫求见女帝。

    唐蜜知道是他来了,立即让他进来。

    秦羽刚走进屋里,唐蜜就迫不及待地追问:“人救活了吗?”

    “人是救活了,但却留下了后遗症。”

    “什么后遗症?”

    秦羽的语气颇为沉重:“那姑娘的脑袋受到重创,变成了个傻子,下半辈子都毁了。”

    唐蜜怔住了。

    过了许久,她才试着开口:“那刘侍郎的妻子呢?”

    秦羽叹道:“不太好,她接连受到打击,整个人都快疯了。”

    唐蜜坐在椅子里,看着火盆里跳跃的火苗,神情有些恍惚:“下令将刘侍郎发配边疆的人是我,如今刘侍郎一家沦落到这个地步,我是不是始作俑者?”

    秦羽握住她的手:“刘侍郎结党营私,是他犯错在先,这一切都是他做的孽,跟你没关系。”

    “可如果刘侍郎没有结党营私呢?”

    秦羽愣住:“怎么会?”

    “若认真计较起来,朝廷中有几个官员是一点私利都不谋的?即便是三郎,他也没法保证自己是清白无瑕的,既然大家都不干净,为什么偏偏就只有刘侍郎被推出来判了刑?”

    “因为他是弃子。”

    “一枚在权力争夺战中被抛弃的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