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宫殿华美绝伦的走廊阴影中走出一人,长长黑色的袍子从冰冷的地面上摇曳而过,冰冷妖异的面容,透露出前所未有的强大雍容,让人不敢多看,周身时隐时现的白色

    气流,不停幻化出各种形状,模样。 ̄︶︺sんцつ三人面色有了一丝苍白,眼前人吸收了无限的灵气,已经能显形于外,这是多么的惊人,哪怕仙帝在世也不曾有过,这些灵气随时可以化为致命利器,瞬间就可以将他们

    秒杀。

    黑夜中走出的高贵强大的人开了口,“你们知道宫殿的最底层里面有什么吗?”

    谁也不敢开口,灵气化为巨大的威慑力,几乎是一种临近死亡的恐惧,三个人谁也不敢说话,在他面前站立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了。

    这个人的力量,从古到今没有一人达到过,他吸食了无数灵气,只怕仙帝复苏才能和他抗衡。他满意看着眼前三张苍白的面孔,笑道:“下面就是仙帝的帝陵,里面睡着的就是仙帝不灭不化的圣躯。它的力量强大而惊人,可以吸收天地间所有的灵气,在他假死期间就是一具储存灵气最好的容器。仙帝每次轮回之后,获得新生都会记得自己的遗迹所在,他会回来继续继承这具灵体,获得里面无穷的灵气法力,俯瞰天下有哪个人能他

    相提并论。”

    说到这,穿着黑色衣服的人眼中只有滔天的恨意和嫉妒。“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我也可以获得无边无尽的灵力,我也能像仙帝一样俯瞰众生,让所有的人对我俯首称臣!”他自豪的大笑,疯狂的大笑。似乎忘记了自己本来的身份

    ,他是仙帝的手下败将,是荼毒人世的罪人,被仙帝囚禁在此,为他看守陵墓,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魔龙压制着自己的恐惧,轻声念出了这个黑衣人的名字,“你是暗黑魔君,当年与仙帝一战,令天地失色,东海倒流,日月不出。也只有你能有这样的能力,有这样的恨意

    。”啪啪,响起了清脆的掌声,“不愧是魔龙一族的后人,对我竟是这样的了解”他脸上的笑意淡去,取而代之的是居高临下的冰冷与无情,“不过你很快就会是个死人了,包括你身后的同伴们。我没想到你们能一直来到我的面前,不过也有我的帮助,没有你们那些连通的时空大门就不会开启,我就没法离开这里。我已经有了逆天的神力,不出

    去改变一番,岂不是太可惜了!”他们三人抖了抖身子,可以想象如果让这个人离开,外面将会是怎样惨烈的景象。出于无数次对敌的默契,他们决定,哪怕死在这里,也绝不能让这个满怀仇恨的魔君离

    开。承天首先出手,灵动的身形,如同光速,手中聚起了光球,身上亦是笼罩着一层坚不可摧的风沙屏障。洪少集聚这里不竭的灵气,周身烧起了青白色不会熄灭的大火,只

    有稍微碰上,不将一切烧尽,绝不会熄灭,魔龙化为真身,口中吐出黑色的旋风火焰,一时间所有的法术都向黑衣的黑暗魔君打去。他动也未动,嘴角挂起嘲讽的笑容,“你们以为可以打过我?错了!现在就连仙帝

    也未必是我的对手,你们只是找死罢了!”

    他身子一抖,身上聚起的白色灵气化为了一堵巨大的气墙,将他们打来的一切都挡了回去。三人身影一转,都飞了出去,口中吐出了鲜血。

    “怎么样?被自己的法术打中的感觉不好受吧?”他满意看着三人微痛的表情,“如果你们愿意臣服于我,做我的手下,我倒是可以考虑放过你们一命。”

    谁也没有开口,脸上都是不耻和不屑的表情。承天仰天大笑,“做你这种人的手下,比死了更难受!”黑暗魔君的脸色变得狰狞无比,脸上青筋暴露。他提起右手,聚起巨大的光球,光球中无数的光电闪过,发出巨大的声响,黑暗魔君如同神灵一般,将雷电的力量也控制

    在了自己的手里。三人已经重伤,连逃的力气也没有了,但从容地闭上了眼睛,宁愿一死。

    就在他手中的光球即将扔出的时候,一道强大纯正的灵气打来,竟将黑暗魔君手中巨大的点球打灭了!

    这股气息无比的熟悉。一袭尊贵无比的白色人影缓缓走出,带着众生敬仰的力量,哪怕一动不动,周身的帝王气息也是无可阻挡。

    三个人的眼睛瞪大到了极致,恭敬而激动的叫道,“仙帝,仙帝复苏了!”

    只有黑暗魔尊眼中闪过疑惑惊诧的神色,“不可能!仙帝的灵魂已经被我锁住,住在这个圣躯中的到底是何人?”精纯的圣光笼罩下的仙帝,仰天而笑,“就你这样的不耻之徒也配知道我的名字!”这个声音熟悉异常。洪少首先大叫起来,“是洪毅,洪毅没死,而且还在仙帝的身体里边

    !”“果然还是你小子知我!”这样的腔调,哪里还有仙帝绝世独存的浩然气势。洪毅是第一次使用如此强悍,精妙的灵体,里面的灵气似乎是取之不尽,他心中暗暗惊喜,又

    有些担忧,着身子是旷世之间最为精纯强大的身体,能保我不死,但要说打败眼前的黑暗魔王真有点难。

    可惜仙帝灵魂被他束缚了,若是仙帝自己来一战,定能获胜,但换上自己的灵魂只怕不会操控,浪费了仙帝的圣躯。

    “真是不自量力!”黑暗魔君一声冷哼之后,就开始出招。

    白色的光带迎面抽来,洪毅只是心神一动,躯体就灵巧迅速地躲避开来。动作优雅至极,呆在里面的洪毅差点大声叫好。

    接下来又是几轮攻击,都被洪毅一一躲过,洪毅心中满是欢喜这个身子真是越用越习惯,要是换回到自己的,只怕自己还会嫌弃。

    “真是小看你了!不过是接着仙帝力量的无能小辈罢了,若不是仙帝圣躯,只怕你连一招都躲不过!”

    面对黑暗魔尊的嗤笑,洪毅心中暗暗不服,可是大敌当前也不容他分心乱想。

    看到黑暗魔尊一直和自己说话,显然有些掉以轻心,如果这时攻击一定能出其不备。瞬间,洪毅手往前一推,白色的光柱射了过去,连绵不绝,坚不可摧。聚起灵气来毫不费力,运用起来亦是不费波折,真不愧是仙帝的身体。黑暗魔尊双手在虚空中一画,凭空就多出了一面坚硬的白色屏障,俩人的灵气都是浩淼无尽,一时

    间只见光芒乱射,气流波动,头顶上的宫殿都被强大的力量震碎了,无数的碎石砸落在俩人的身上,都被一层白色的气流光罩给挡住了。对战的秋流波及而出,俩人都没有收手,只听耳边一声巨响,整个宫殿都颤抖了起来,宫殿上的巨大宝石开始摇晃,难以再聚集灵气。魔尊本身并不能聚集灵气,天下间

    只有仙帝一人到达了如此境界,他不过是靠着一种奇特的宝石偷取仙帝汇集而来的灵气附加在自己的身上,此刻宝石颤抖,灵气已经无法再汇集到魔尊的身上了。魔尊感受到了波动,手中的白色屏障也弱了几分,身子被逼退到了后面。他无暇分心,不想此刻有一人站在他的身后,洪少用自己身上最后的灵力烧起了灵息之火,灵气

    越多,火越大,久久不息。一簇火苗从暗黑魔尊的背后烧起,他嘶吼一声将洪少打了出去,洪毅手中光芒大盛,一道白色的光柱从天而落,刺在暗黑魔尊的身上,青白色的火焰熊熊燃起,不论暗黑

    魔尊怎样扑打也是无济于事。

    兀自,从洪少最终喷出了一口鲜血,洪毅赶紧跑了上去,用自己的灵气帮洪少护住心脉。白色烈火中一张狰狞绝望的面容浮现,“我死了,也要拖着你们一起死!”

    他燃着不熄的火焰扑向了洪毅他们。洪毅蹙起眉头,阴冷而残酷笑道:“是你自己找死的,怨不得我!”手中聚起一道白色的剑刃,他迎着扑来的暗黑魔尊冲了上去,谁也看不清洪毅是怎么出手的,一道白影

    闪过,火焰中黑色的人影从中间分为两段,竟是瞬间的绝杀。黑暗魔尊死后,宫殿开始坍塌,一道白色的光影从黑色的虚空中浮现而出,是仙帝的灵魂。他尊严的脸上难得露出笑容,“你们消灭了黑暗统治的魔尊真是功不可没,想我

    千万年来亦是毁誉参半,许多事情都是出于私心,这一点竟不如你们!”

    “仙帝,请你救一救洪少!”洪毅托着洪少的身体,满脸的悲伤焦急。

    “我只是一个灵魂罢了,真正的力量都在你的手中。想来这么多年,这么多次轮回我也累了,仙帝之位也该换一换人了!”说罢,亡灵的身影渐渐淡去。

    剩下四个还在惊愕之中的人,洪毅默然问道:“仙帝这是什么意思?”

    承天和魔龙最先反应过来,对洪毅拜倒,大声喊道:“恭迎仙帝临世!”洪毅在他们轰然的叫声中才醒悟过来,沉吟道:“往常都是仙帝独大,无人能出左右,世人对他唯有恭敬,对他所行之事也是无法争论反对。因此仙帝亦犯下了不少错误,

    这次我要将自己一半的力量给予洪少,让力量之间能够平衡相抗。”从此的天下是洪少和洪毅的天下,亦是另一种新局面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