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现下,他和苏浅依不单独处一室,人还在他的怀里,不免得给他带来几分不适,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鼻端全是她身上传来的淡淡香味,更是令他浑身紧绷。

    “别丢下我……”

    苏浅依轻声的呢喃,几近哀求。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足够某男点火焚原的地步,只是凭着身体的本能往上蹭了蹭,从对方身上汲取着安全感,最终女孩儿在他怀里动了动,寻了个舒服的位置便沉沉的睡去。

    这一天,漫漫长夜注定无眠……

    次日,当苏浅依睁开眼睛的时候,她依旧好好端端的躺在大床上,抬手揉着干涩且略带惺忪的双眼,直到视线清晰交汇在纯白色的天花板,女孩儿才猛然从床上坐起。

    扫量了屋内的陈设,才惊觉昨夜自己竟睡在小舅的房间里。

    她掐了把自己脸上的肉,瞬间疼得龇牙咧嘴,不是在做梦?

    天呐!昨天晚上她真的在安喻丞的房间里睡着了,还忘记了和他说重要的事情,如果她占了小舅的房间,那他睡得哪里?

    看了眼身旁的位置有些许褶皱,好似有人睡过般。

    一道雷鸣在她头顶劈下,难道……昨晚,她和小舅一起睡的?

    思绪缓冲了半个小时之后,苏浅依才从床上起来,回到二楼的房间里,打开衣橱,里面是各色各样的少女服装,她的心像被暖阳填满似的,这些都是以前外公买给她的,可是……随意挑了件天蓝色的吊带衣裙套在身上,打扮整齐她才下了楼。

    “小舅?!”

    苏浅依试探性的喊了一声,环顾四周,并未找到安喻丞的身影。

    这时,老钱负手走了出来,“依依小姐,少爷吩咐过,您醒来后吃过早餐,便由我送您回家。”

    回家?

    小舅都还没有答应过她要撤诉,现在被送回去,指不定他们转手就把蔷薇别苑给变卖了!

    她还不能回去!

    苏浅依敛睫,问道:“小舅呢?他可有说过要撤销对韩氏的控告?”

    老钱一怔,随即便明白了苏浅依说的是近日来媒体传播的,陨星集团和韩氏合作,而韩氏却涉嫌机密外泄,被陨星集团告上法庭的事情。被控告机密外泄,于一家公司不仅是在行业失去根基,更是会声名狼藉,陨星集团是大企业,凡是得罪陨星的便不仅仅是赔违约金那么简单。

    对于苏浅依问到的,安喻丞并未和他说过,老钱只好老实说道,“少爷半个小时前就回公司了,至于……依依小姐说的撤诉,少爷并没有提到过。”

    “什么?”

    苏浅依惊然。

    小舅没有提到撤诉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打算不撤?

    “那我就不回家了,送我去公司!”苏浅依气鼓了腮帮子,赌气道。

    陨星集团大厦。

    顾明接到老钱的电话,便在大厅门口等待。

    一辆白色的轿车缓缓地停在陨星大厦的门前,顾明上前打开了车后座的车门。

    “依依小姐。”

    顾明毕恭毕敬,颔首道。

    “顾助理,我小舅呢?”苏浅依一下车,便急巴巴的问。

    “总裁正在开会,吩咐我说,等依依小姐来了之后在办公室等着。”

    将安喻丞临开会前交代的他的话基本复述一遍,顿了一下,便朝老钱说道,“钱管家,总裁说你将依依小姐送来就行,下午总裁会亲自送依依小姐回家的。”

    “那成。”

    老钱点头,转而对苏浅依说,“依依小姐既然回老宅了,以后可要常回来。”他虽然在苏家老宅管家已经,但主人家的事也是他不能越矩的,更不知一年前苏浅依和安喻丞究竟发生过什么?

    也是那个时候开始,苏浅依再没回过老宅。

    “好。”

    苏浅依沉吟了片刻,才道。

    顾明引着苏浅依去安喻丞的办公室,这算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第二次跨近陨星的大门了,这次不同上一次被人百般阻挠,一路上都是畅通无阻的,所到之处不乏有见到顾明就点头打招呼的人。

    这也是她第一次进入职场,虽然只是路过。

    苏浅依自问自己不是个沉闷的性子,说点什么还能转移自己的局促不安。

    “顾助理,公司是一直星期六都要加班的吗?”苏浅依随口问道。

    她好像记得外公在世的时候,没见外公加班过啊?!

    “不是的。”顾明遂即摇头,解释说:“苏老爷子在的时候,公司周末是休假的。自从总裁接手之后,才需要周末多加班一天的。”

    “哦!”

    苏浅依了然的点着小脑袋,忽而,将安喻丞归类于剥削人民群众利益的周扒皮为一列。

    “依依小姐,这是总裁的办公室了。”

    顾明出声提醒,打开那扇门,做了‘请’的手势,替女孩添了杯果汁,“总裁开完会还有一会儿,依依小姐若是有什么需要可以叫我。”

    他露出和煦的笑容,像是大哥哥对小妹妹露出宠溺的温柔,这对自小缺爱的苏浅依来说,不由的博得了好感。

    “好,我知道了,谢谢顾助理。”女孩儿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那好,我先出去了。”他说道,伸手将门关上。

    偌大的办公室里,就剩下苏浅依一人。

    当安喻丞再次看腕表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整整过了下班时间半个小时。

    “会议就开到这里,接下来,我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结果。”

    他双手撑在桌面,脸部冷毅的轮廓分明,“散会。”

    男人迈着稳健的步子,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也不知道那个小丫头现在怎么样?

    顾明按照平日的惯例,给安喻丞订了外面,考虑着苏浅依会和他一同吃,便买了两份一样的。

    他提着午饭去总裁办公室,就与安喻丞迎面相撞。

    “总裁。”知道此时他已经开完会,并未过多的言语,顾明只是恭敬的喊道。

    安喻丞扫过顾明手里的东西,薄唇微启,“她人呢?”

    “依依小姐一直在里面,没有出来过。”

    顾明沉吟了下,便说道。

    男人‘嗯’了一声,伸手推开了办公室的门,环视四周,在偌大的沙发上看到了那抹娇小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