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挟?

    “原来如此!”

    男人的目光变得森然。

    “小舅……”苏浅依仰头去看他,才发现他眼底一片深寒,不由一愣。

    安喻丞低了头,看着她。

    “怎么了?”

    苏浅依有些心急,“小舅你就当帮帮我吧,那是妈妈留给我的,我不想它就这样被卖掉。”

    安喻丞如鹰般的眼眸紧锁着女孩儿,透着锐利的精光,严肃道,“我答应你会撤诉我会做到,但是,你舅舅我作为一个商人要以公司的利益为重。这些我都会和韩文峰和谈,你已经长大了,舅舅不希望你还意气用事。”

    男人的语气强硬,丝毫不讲情面的模样。

    他的话宛如一盆冷水,浇得她一阵恍惚,随即便站了起来。

    她两只小手握住安喻丞的大手,丝毫没有在意此刻安喻丞已经变得阴沉的脸色。

    “可是,小舅您能不能明天就见他们啊……”苏浅依细如蚊蝇般的说道,她紧紧的捏着他粗粝的大手不放,就像抓住最后一根稻草般。

    明天就是白洁云给她的最后期限了,她真的希望这件事情可以在这两天内解决好。

    眼眶一红,苏浅依便又掉了泪珠子。

    “你就这么着急?”

    他沉声微启,清冷的目光落在女孩满是泪水的小脸上,渐渐变得柔和几分。

    不知为何,他对这个从小看着长大的小丫头,总有股特殊的感觉。

    仿佛,他就是对她凶不起来。

    “小舅舅,你明天一定会撤诉的,对不对?”

    苏浅依很固执,如果不能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复,她又怎么会善罢甘休?

    他叹了口气,伸手去抚摸女孩儿的小脑袋,轻轻地揉了揉,便道:“丫头放心吧,这件事我会处理的,你只需安心做好你自己的事情便好。”

    “真的么?”苏浅依闻言,登时眯起双眼,朝他咧嘴而笑,颇有些狡黠的意味儿,“那真是太好了!”

    只听她说,“谢谢小舅。”

    虽然安喻丞看起来外表冷冰冰地,但她就是信足了他的话,毋容置疑。

    “嗯。”他收回了手。

    大掌上还残留着她的温度和余香,竟让他有几分留恋。

    他毕竟有着自己的计划,想来他也是时候见见韩文峰夫妇了。

    “小舅我是和你说真的。”

    安喻丞的表情太过淡然,苏浅依以为他不信,又重复了一遍,“我是真的谢谢你的,毕竟在苏家,我只有你一个亲人了!”

    要不是因着那件事情的发生,她想自己不会离开老宅回到韩家备受折辱,依旧会在把安喻丞当做是比她年长几岁的长辈。

    可现在被威胁回到苏家,她一直有些堪忧,安喻丞会提及起那件事,奈何二人都像是忘记了一般,并未提起。

    苏浅依也就心大的,放下了!

    “……”

    安喻丞太过寡言少语,本就不善言辞,但对苏浅依的身世却不由得生出了同病相连之感。

    也令他的内心泛起了细微的涟漪。

    “而且,舅舅你是好人,一定会有福报的!”苏浅依咧开嘴笑,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

    这小丫头,倒是嘴甜。

    “是吗?”

    安喻丞掀了唇,不甚在意,“会有什么福报?”

    呃……苏浅依摸着下巴思索,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下一刻,忽然倾过小小的身子往安喻丞的脸颊上凑,毫不犹豫地在男人俊逸的脸庞上亲了一口。

    ‘啵’的一声,不大不小的回音在男人的耳旁回荡,让安喻丞不由惊讶的愣住。

    “这是幸运之吻,算是我回报给舅舅的福报。”

    苏浅依很天真的说道,她对于男女之情不甚理解,自小在外公羽翼下长大的她,被保护得很好,况且只是在脸颊上亲一下罢了,她从小就是这样亲外公的。

    而安喻丞好歹名义上是她的舅舅,她从小视以的长辈。亲一下,她并没有觉得不妥,也不觉得这和男女之情有什么关系,反而是代表了她的一片赤诚。

    可是,安喻丞的内心却是深受震撼。

    难以置信,他在美国接受过教育,而苏浅依的亲吻在国外也相对于是礼貌而已,但保守如他,竟对一个小丫头的亲吻,简单的一个吻,有了反应。

    他拧起眉头,只觉得腹下有些紧绷。

    “舅舅?”

    苏浅依见他不说话,有些狐疑,便问,“你怎么了?”

    安喻丞只是神色不变,将双腿交叠,掩盖住那处的异样。

    “没事。”他沉沉出声,拿起一旁放置的书籍翻阅。

    “哦……”

    苏浅依木讷地应声,对他的惜字如金她也不好说些啥,以免被显出她的聒噪来。苏浅依看了眼茶几上的碗筷,自觉的收拾起来。

    “你做什么?”

    安喻丞深深地看着她手里的动作,微微蹙眉。

    “收拾桌面啊!”苏浅依侧脸瞥了他一眼,说道,“舅舅你放心,我手脚利索,很快会给你收拾好的。”

    在奶茶店里打工时,这些都是她基本干的活儿,刚开始找到这份兼职的时候,她还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千金小姐,总是毛手毛脚的,被扣得工资多了也算是得心应手啦!

    他闻言,反应并不大。

    “放下,叫其他人来收拾。”

    他惯来是不怒自威的。

    “噢……”苏浅依悻悻然的放下餐盒,虽然这些事很简单,她也能做好的,面对安喻丞的冰山面,她想还是不要去触碰他的逆鳞得好,便乖乖的转身向门口走去。

    “依依小姐有事?”

    安喻丞的办公室外边的十步的位置,三张桌子拼凑在一起,有两男两女正在攀谈着什么,而顾明也在其中,顾明看到苏浅依走出来便上前问道。

    “小舅说让人进去收拾收拾。”

    苏浅依笑笑,而后朝顾明身后看了眼,便问:“他们是谁啊?”

    “他们是秘书处的。”

    顾明回答,“平时就在总裁办公室外面办公,方便总裁随叫随到的。”

    “哦。”

    女孩儿皱了下鼻子,似懂非懂得点头,遂煞有其事的又问,“顾助理啊,这里的洗手间在哪里啊?”

    不知不觉地在他办公室睡了一觉,此刻她得去洗手间整理下仪容才是。

    “这一层没有洗手间,要到落下才有,顺着这条走廊走到尽头沿着楼梯下去,向左转就到了。”顾明道。

    “好的。”

    苏浅依朝着走廊尽头迈步,还不忘道一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