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间,还有水龙头的水声流动的声音。

    “……今天是什么风把陈总给吹来了?”

    “你还不知道?听说今天是安总的生日,陈总和安总本来就是交好的,而且陈总今天可是给咱们安总准备庆生,而且我们部门的几个高管都接受了邀请。”

    “进来这么久,还真不知道安总的生日。我也好想去哦……”

    “这有什么……”压低声音道,“陨星集团本来是姓苏的,前任总裁去世,安总才上位的。还有传闻说,安总是苏家领养的,从来没有办过像样的庆生宴。”

    “不是亲生的,果真待遇不同……”这人感慨道。

    “这话也不能这么说……”

    “哎呀,该回去了,免得主管又来训斥了。”

    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渐行渐远。

    ……

    此时,厕所内,某扇门被打开,苏浅依走出站在洗手台前若有所思。

    今天是小舅的生日?

    这时候,苏浅依回到安喻丞的办公室,他已经不在茶几旁的沙发上,不知道去了哪里。

    苏浅依提步往门口去,听到外面有嘈杂的脚步声,不禁走了出去,哪成想,这才刚迈步出去,迎面就碰上了几个穿着打扮正式的男女。

    众人皆是一愣。

    最后,倒是一个年轻的男子掀起唇角邪魅的笑了起来,出声打趣道:“哟,这小丫头是哪里来的?莫不是咱们一向洁身自好的安总整出的私生女吧?”

    苏浅依闻言,霎时间起鼓了腮帮子。

    这人这么说话的!

    她和安喻丞不过是相差了九岁,是妹妹吧?他到底是在贬低安喻丞年纪不小还是在嘲讽她长得跟小孩子似的?

    她正欲开口,一旁长得漂亮的女人巧笑倩兮的开了口,声音温柔,“陈彦,我看你这是嫉妒吧?最近你父亲张罗着给你相亲的事情,你们公司的人可是传着有鼻子有眼儿的,提前恭喜你即将步入婚姻的坟墓。”

    被唤作陈彦的男子,横了她一眼。

    “胡说。”他的表情很夸张,“我可是要做黄金单身汉的,还没有哪个女人有值得我甘愿入坟墓的。倒是你,纪雅菲,谁想先进那爱情的坟墓,还说不准呢!”

    纪雅菲喜欢安喻丞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女神表露心意不止一两次,至今依旧未果。

    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你!”

    果不其然,被戳中心思的纪雅菲怒瞪着陈彦。

    “你们到底是谁啊?”

    苏浅依歪着脑袋,开口问道,眨巴着麋鹿似湿漉漉的大眼睛,疑惑的看着他们。

    陈彦弯了腰倾身靠近,侧头瞥了眼纪雅菲,一双桃花眼上下打量着苏浅依,忽而笑得一脸邪魅,如同诱骗小白兔的大灰狼,只听他道,“嘿嘿,小丫头,要问我们是谁,你不应该先自报家门吗?还有啊,你居然在安喻丞的办公室里,你们是什么关系?”

    “我们……”

    苏浅依刚刚开口,身后传来脚步声。

    她转了身,正好看到安喻丞就从休息室里走出来。

    “你们怎么来了?”

    安喻丞沉沉启声,一双深邃的黑眸掠过众人,蹙起眉头。

    陈彦脖子往后微缩,直起身子,清隽的脸上带着一股玩世不恭的笑容,笑嘻嘻的,“喻丞,今天这不是你的生日,想着你以前的那么多个生日都不庆生。作为你的好朋友,今天怎么着也得给你庆生的。今天你就当给我个面子,而且地方都选好了,就差一个你。”

    生辰一过,安喻丞今天就二十七岁了!

    “我向来都不过生日的,你们都给我回去,不要来烦我。”

    安喻丞冷声回绝,不甚友好,已然是在下逐客令。

    别说如今二十七岁的生日不会过,哪怕以后要过百岁的生辰他都不会有多大的反应。

    安喻丞这个人,本就生性冷淡,喜静惯了,早已令他清心寡欲。

    可是,陈彦他们可不干,他可以不过这个生日,但是作为他多年的朋友,陈彦和纪雅菲都希望他能答应,说什么都要为安喻丞庆生的。

    纪雅菲咬着下唇,这么多年以来这个男人的每一句都透着薄凉,是她的心之所向,所以她又怎么会轻易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

    “喻丞,只是一个庆生而已,你就当是我们这些老朋友聚一聚。”纪雅菲笑道,那叫一个妩媚至极,愣是个正常男人看了都会心动。

    然而,安喻丞就是不为所动。

    “今天还有很多文件没有处理。”他沉声说道。

    “工作的事情交给别人处理也是一样的,那么多的事情不一定非你不可的。”陈彦一语道破,就是打定主意不给安喻丞搪塞的由头。

    安喻丞拧起眉头,甚是不悦。

    忽然,一只肤色白皙的小手抓着安喻丞的衣袖,扯了扯。

    男人侧头,对上了女孩儿明亮的眼眸,她问道,“小舅,今天是你的生日啊?”

    他微愣,最终点了头,算是回答女孩儿。

    “你叫他,小舅?”

    陈彦听着苏浅依称喊安喻丞称谓,有些诧异,“那你就是苏伟沉的亲外孙女?”他探究的目光在苏浅依身上扫了扫,不得不说,和他当年在苏家吊唁时,看到的那个女孩儿还是挺像的。

    这话,自然也引起了纪雅菲的注意。

    苏伟沉是苏浅依外公的名讳。

    但苏浅依并没有理会陈彦,只是目光炯炯的盯着安喻丞。

    苏浅依很是欢喜,一直哀求着安喻丞,说是要给他庆祝完生日和唱生日,才回家。

    看到苏浅依脸上期待的神情,安喻丞竟无法拒绝。

    于是,安喻丞算是默认。

    将余下的文案交接给顾明后,安喻丞开车带着苏浅依,伙同他们高高兴兴地前往早已经定好位的ktv包厢里。

    一众人疯疯癫癫的唱歌,尽是魔音穿耳,闹得苏浅依捂住了耳朵大呼好可怕。

    而与众人的嬉笑欢愉的气氛不同,作为主角的安喻丞,由始至终都是冷冷淡淡的独自坐在沙发上,漆黑的同仁倒映着满场的热闹,却无动于衷。

    最后,纪雅菲将生日蛋糕推了进来。

    这个女人早已褪下了身上的职业装,换上了一条修身的白色长裙,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披散着,五官精致,肤如凝脂,脸上化了些淡妆,使得她整个人瞧着如同牡丹花,美丽而妖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