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唱起了生日歌,哄笑着要让安喻丞许个生日愿望。

    现场很安静,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他。

    可是,过了许久,安喻丞都没有说话,他只是盯着插满了蜡烛的蛋糕,烛光映照在他英俊的脸庞,闪闪烁烁的,使得他的双眸愈发的深邃幽黑。

    “小舅,今天你生日我也没有准备什么礼物,我给你唱个生日歌。”

    正是尴尬之际,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

    众人将目光落在苏浅依的小脸上。

    “好不好?”

    苏浅依仰起小脸,一直看着安喻丞。

    须臾,男人点了头。

    苏浅依笑了起来,露出洁白的贝齿,她双手合十,认认真真的唱了起来。

    她的声音很是清脆,像是挂在屋檐下的银质风铃,清脆作响,慢悠悠的传达至男人的心尖上。

    她闭着眼睛,卷长的睫毛在微微的颤抖着,落在安喻丞的眼里,像是蝴蝶煽动的翅膀,美丽极了。

    “……祝你生日快乐。”

    最后一个音节落下,苏浅依倏地睁开双眼。

    “小舅快点许个愿吧!”

    苏浅依笑着说道,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闪烁着,凝着安喻丞看。

    安喻丞‘嗯’了一声,霎时间,全场漆黑。

    他闭上双眼数秒,才低头吹灭了蜡烛。

    半晌后,灯光亮起。

    众人拍掌欢笑。

    “喻丞,你许了什么愿望?”纪雅菲双眼深情的看着他,声音温柔地问道。

    安喻丞动了动唇,倒是苏浅依着急了起来,出于下意识的伸手覆在了男人的薄唇上,星眸微嗔的说着,“不能说,生日愿望说不出就不灵了。”

    她越矩了。

    纪雅菲震惊的看着苏浅依。

    确切地说,她是看着苏浅依捂在安喻丞嘴上的那只小手。

    纪雅菲记得,安喻丞不喜欢别人的触碰,就连她之前要佯作摔倒在他怀里,他瞬间就闪开了,然后看她的眼神如同看见了什么腌臜之物般。

    在场所有人呼吸一滞,紧张地神经紧绷了起来,静静的看着安喻丞的反应。

    哪料,男人只是将女孩儿覆在自己唇上的那只小手拉下来,率先笑了起来。

    “好,我不说就是,你激动什么?”

    男人眼中没有怒色,目光柔柔地去看苏浅依,带着浅浅的宠溺,俨然有几分笑意。

    苏浅依不知道旁人的心思,她也不知道,安喻丞曾经有个规矩,不喜别人触碰!

    “您就是不能把愿望说出来!”苏浅依看着他,表情十分认真,“我就是怕你把生日愿望给出来了,而且我以前许愿的时候,也会说出来分享给别人听,就是从来没有被实现过。”

    安喻丞点头:“好!”

    如此,苏浅依很快恢复了笑容,继续说道:“切蛋糕吧,小舅,我想吃蛋糕了。”

    苏浅依的胃口不错,她尽然连着吃了两块蛋糕,并且和陈彦嬉闹了那么一会儿,相互往对方的脸上抹奶油,玩得正开心着。

    虽然,他们也想和寿星公闹一下,但是看着安喻丞那副深沉的冰山脸,谁还敢上前去捋老虎须。

    吃过蛋糕以后,安喻丞看了眼腕表,时间已经过了十点。

    他该走了。

    纪雅菲的心思很深,瞧着安喻丞要走,就想着挽留他,“喻丞,大家好不容易才聚一次,今天晚上你就不要回去了,好吗?”

    她深深地看着男人,眼底涌出的爱恋,是根本不加以掩饰的流露出来。

    安喻丞蹙起眉头。

    他下意识瞥了眼旁边的女孩,沉声说道:“不行,我要把这个丫头送回家,她都一天没回家了。”

    纪雅菲暗暗咬紧着下唇。

    “喻丞……”

    她精致的脸上有些受伤的表情,“你其实可以让顾明来送她回家的,不必要自己亲自送她的,要不我打电话给顾明让他过来,好不好?”

    安喻丞没有说话。

    纪雅菲的心里很痛,从认识安喻丞起,她从未见过他与哪个异性表露过关心。

    然而,苏浅依却是个例外……

    这样的认知,让纪雅菲如何不妒忌?

    无奈,她端起旁边的香槟,递向男人,“喻丞,我知道我无法改变你的决定,我只是想你目光看看在你身边的人,这么多年来,我对你……”

    “纪雅菲。”

    安喻丞冷声打断她的话。

    纪雅菲眉头一皱,目光落在手中的香槟,眼底不着痕迹得闪过一丝阴晦,嘴角扬起一丝诡异的弧度。

    她重新开口:“喻丞,这是我敬你的,也祝你今天生日快乐,就算是为……为了我们这么多年的友谊!”

    安喻丞抬眸看她一眼,见着纪雅菲满脸期待的诚挚模样,最终还是抬手接过她手中的那杯香槟,淡淡地扬起唇角,道,“好,为了我们的友谊!”

    纪雅菲笑着点头。

    “为了我们的友谊!”

    两只杯子轻轻碰了一下,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纪雅菲将自己手中的香槟一饮而尽。

    安喻丞却只是轻啜了一口,说道:“我还要开车。”

    “我理解。”

    纪雅菲勾唇,看着男人手上的香槟。

    他虽然只是喝了一口,但也已经足够了。

    安喻丞随意的将香槟搁置在桌上,一边弯着腰,轻轻地推了推正趴在沙发上睡觉的女孩儿,出声喊道,“依依?依依该醒醒了!”

    “唔……”

    苏浅依抬手揉了揉惺忪的眼,迷迷糊糊的睁开,傻傻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副呆萌的模样。

    安喻丞见她这样,眼底不禁得染上了几分笑意。

    “我们该走了。”他说道。

    “噢……”

    苏浅依应了声,慢悠悠的从沙发上爬起,她舔了舔唇,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沙哑,轻轻的:“我好渴啊,小舅,我想喝水了。”

    安喻丞拧起了眉头,侧头看了眼旁边的茶几上,发现上面全是酒水。

    他寻思了下,继而对苏浅依说,“你等一下,我去给你拿水。”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

    只是,当他拿着一瓶矿泉水返回来的时候,苏浅依正抱着一只空空的高脚酒杯,傻乎乎的冲着男人笑,“小舅,这饮料甜甜的,很好喝呐,好像汽水……”

    安喻丞定睛一看,这不是刚才喝过的那杯香槟吗?这丫头居然全部喝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