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一点钟,某偏僻的旅馆内。

    前台小姐正偷偷的玩手机,忽然间,旅馆的大门被人猛然推开,一个男人大步流星的迈了进来,他容颜冷峻,漆黑的双眸,却冰冷的如同毫无温度的宝石。

    “开个房间。”

    他将身份证和钱置在台面,阴厉出声,威严的气势,让人不禁一抖。

    前台小姐赶忙站了起来,她抬了略微看了男人一眼,便被他浑身散发着骇人的戾气给压得低下了头,她双手递呈门卡,一边哆哆嗦嗦道,“这是三楼308房间的……”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男人已经迈步进去,他的身材高大颀长,手里好像抱着什么东西,只是被黑色的西装遮掩着,让人无法窥探。

    此时,308房间内。

    安喻丞抱着她去了浴室,直接打开了冷水,对着苏浅依无情的浇了过去。她突然感觉到凉意,瞬间舒服的哼哼了两声,张着嘴喝浴霸里喷出来的水。

    安喻丞看着苏浅依这个样子,心莫名的开始疼起来,开口的声音都沙哑了,“依依,这个水不能喝。”

    说着,便揽过她的头。

    “热……我还好喝……”苏浅依一接近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往他身上靠了靠,嘴里嘟囔着。

    她坐在浴缸里,原先冷水的劲已经过去,现在苏浅依觉得全身燥热,浑身难受得紧。

    苏浅依挣扎着从水里出来,结果没有站稳,身子重重的向前摔了过去。

    “啊……”她的手臂磕在坚硬的浴缸边沿。

    安喻丞见此,眉心一跳,赶紧弯腰检查她的手臂,怎想,苏浅依趁机妖娆的缠了上了,玲珑有致的小身躯紧紧贴着他,声音又娇又媚,“我好热啊……呜呜……好难受……”

    她轻声嘤咛,豆大的泪珠子倾泻而下。

    安喻丞深深的吸了一口浊气,身躯僵了僵。

    “依依!”

    他咬牙切齿,维持着自己最后一分冷静,“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救我……”苏浅依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此时的她难受至极,根本没有精力去听安喻丞说的话,反而是用自己的小脑袋在他肩窝上蹭着,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像个得不到糖果的孩子。

    她浑身滚烫,简直像是在发烧。

    苏浅依在安喻丞的怀里焦躁的扭动着小身子,她全然不知,这样的举动不亚于点火。

    安喻丞脸色冷然,将苏浅依从水里捞起,拿起一旁的浴巾裹在她身上,将人打横抱出了浴室。

    “依依,你不要后悔。”

    安喻丞咬牙说道,大手一扬,女孩儿就被仍在了床上。

    苏浅依没有丝毫受影响,只是没有唯一的有些凉意的东西,她恍恍惚惚的睁眼看着安喻丞,如同一只受惊的小白兔,朝他可怜巴巴的张开手,粉嫩的小嘴一张一合的。

    “呜呜……好难受……救我……”

    安喻丞没有动作,漆黑的眸子只是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扭动的女孩儿,一动不动的站在床边。

    “苏浅依,我问你知道我是谁吗?”安喻丞问。

    其实他也中了……只是他强大的抑制力压制着,纵使浴火缠身,俨然能保持着最后一刻的清醒。

    他容貌冷峭寒冷如冰,漆黑深邃的眸,始终紧紧盯着床上的女孩儿。

    “你是……小舅……安喻丞……”

    苏浅依的声音缓缓传来,原本软糯的声音,也因此变得又酥又媚。

    男人最后的心里防线,全副坍塌。

    他叹了口气,终是弯腰俯了身,大手向她伸去。

    “依依,你已经没有后悔的选择……”

    ‘叮’的一声他解开了皮带。

    衣衫尽数落地,他小心翼翼地尽量照顾到她。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她在啜泣。

    这一夜,几近缠绵。

    ……

    翌日,清晨。

    一抹耀眼的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瞬间为这间充满冷空气的房间添加了一丝如沐春风般的温暖。

    苏浅依头痛欲裂着,缓缓地睁开了眼,纯白的被子不知不觉中已经滑落到了床边,露出她原本白皙如今却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青紫吻痕的身体来。

    凉意袭来,她拉了拉被子,往自己白皙光滑的身上盖。

    苏浅依看着眼前陌生又奢华无比的房间,猛地翻身坐起。

    身下微痛,她扯开被子一看,看到床单上面的血迹,顿时慌了神。

    她不敢相信,就这样在不明不白的情况下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

    精致的地板上乱七八糟的摆放着女人和男人的衣服。

    昨天晚上的一幕幕像放电影一样的在她脑海里快速的回放着,她才慢慢回想起来,自己昨天偷偷喝了酒,被小舅抱着离开,然后……

    浴室里传来急促的流水声,水声霍然而止。下一刻,浴室的门被打开,弥漫着水汽的浴室中隐隐站着一个人,两条修长有力的双腿踩着地上的水渍走出,他用毛巾随意擦拭着他的碎发,脸部冷硬的轮廓似乎因着这雾气显得柔和了几分,一条浴巾遮挡了他重要的部位和无数人都想要追求的完美身。

    他一脸冷漠的微微仰着下颚,朝床边走去,不知想到什么嘴角扬起一抹浅淡的笑意,眼神亦愈加深沉。

    床上哪里还有那娇俏的小人儿,男人心中的警铃大作。

    然而,意外的是,苏浅依这会儿正缩在房间里的一张沙发上,身子蜷缩成小小的一团,全身上下就只套着一件校服外套,而其余的衣服,早就被他在昨晚撕了个粉碎。

    女孩儿还哭,是无声的嘤泣,双肩颤抖着。

    安喻丞有些头疼。

    “依依。”

    他沉沉的轻声唤了她一声,由于他亦是刚醒来没有多久,此刻一开声竟有些性感。

    苏浅依听到他的声音,浑身一僵,继而才缓缓的抬头。

    她不知醒来哭了多久,此刻双眼肿得跟核桃似的。

    她看向他,眼中有恐惧。

    安喻丞不禁的皱眉。

    “什么时候醒来的?”他问道,漆黑的双眸盯着她。

    苏浅依摇头,贝齿紧紧咬着下唇,眼泪如决堤的潮水从眼眶里翻涌而落。

    她,像极了一只受伤的幼兽。

    他赤着胸膛,麦色的肌肤上尽是红色的抓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