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恨像不断在她心头攀爬的藤蔓,只觉得眼前的这一幕刺疼了她的双眼,粉嫩的丹蔻紧紧攥着,指甲深陷了肉里。

    即便是心里有多恨韩文峰和白洁云对苏如雪无情的背叛,但是现在,她只是要回蔷薇别苑。

    “爸。”

    苏浅依轻颤着嗓音,有些艰难的喊出了这个字眼。

    自从韩文峰娶了白洁云这个女人之后,她的心里一直有怨恨,自那以后,她在没有喊过他一声‘爸’。

    韩文峰有些惊愣,仿佛着声“爸”恍如隔世。

    他扭头看着向苏浅依,她此刻的模样比之一年前清瘦了不少,一头黑色的长发被简单的扎成马尾,五官精致,肤如凝脂。宝石般晶莹剔透的眼睛,加上长卷的睫毛如蝶翼般轻颤,让她整个人显得有一种说不出的古典之气息。

    看到如今已然长大的苏浅依,韩文峰脑海里蓦然的闪过一抹俏丽的身影。

    苏浅依和她,愈发的相似了!

    苏浅依不知韩文峰心中所想,对他眼里那抹转瞬即逝的伤怀也并未注意到,只是听她说道。

    “既然小舅和你们已经达成了协议,那能不能将……蔷薇别苑还给我?”

    女孩儿软糯的声音里带着央求。

    意料之中,韩文峰早就料到这个丫头会这么问他,正欲说什么。

    却被白洁云率先出口,“浅依,爸爸妈妈虽然把你的监护权让了出去,怎么说我们才是你真正的家人。你这么快就想要拿回蔷薇别苑,就怎么迫切的想要离开这个家了吗?”

    白洁云站到苏浅依面前,握着她的小手,那模样简直像极了一位贤妻良母。

    苏浅依敛睫,这个女人惯会在韩文峰面前演戏!

    眼瞧着苏浅依并没有要搭腔的意思,白洁云只好继续说道,“我和你父亲已经商量好了,这一个月里你好好的待在韩家,你马上就要回苏家了,可得好好陪陪你父亲。”

    白洁云眼底暗藏厉茫,望着坐在沙发里的韩文峰,故作为难的道,“至于,蔷薇别苑……”

    “到时候,蔷薇别苑自然会一并还给你。”

    见白洁云求助的眼神儿,韩文峰便接过话茬,见到苏浅依那张酷似那个女人的脸,心里不由的烦躁起来,说道:“既然回来了,就给我好好的留下来。”

    说完,韩文峰瞧都不瞧苏浅依一眼,径直往楼上走去。

    “文峰。”

    白洁云娇声喊了一声,瞪了苏浅依一眼,方才冷哼一声,随即上楼。

    苏浅依冷冷的看着他们二人离开的身影,骨节泛白的手紧了又松,几经反复。

    ……

    傍晚时分。

    星悦饭店内。

    偌大的包厢里,男人修长的手指曲着,有节奏的敲着桌面。

    顾明站在安喻丞面前,“总裁,你之前让我查的,依依小姐在韩家的事情,我已经查过了,自从一年前依依小姐脱离了苏家以后,便回了韩家,可没有多久就将依依小姐赶出了韩家,之后便一直住在城北的蔷薇别苑里。”

    他斟字酌句的道,这一年以来安喻丞虽然一直有暗中让人留意苏浅依平日生活里的一举一动,可并未过问。

    若非苏浅依发生什么事,不然安喻丞还真是鲜少会关心这个小外甥女的事。

    只是顾明不知道的是,安喻丞要对苏浅依负责,自然要了解她!

    安喻丞没有出声,想着苏浅依现在纤瘦的模样对比以前,确实是清瘦了不少。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韩文峰竟将苏浅依赶出了韩家……

    顾明又讲道:“不仅如此,韩家还一度断了依依小姐的经济线,除了平日里上下课的时间,其余时间都用来了在一家奶茶店里做兼职维持日常生活。至于……她在校的学费就是靠奖学金和打工的钱。”

    说这句话的时候,顾明心里虚得很,怕安喻丞会不高兴。

    对于安喻丞的身世,他也是略知一二的,安喻丞对苏老爷子是极为尊敬的,而苏浅依是苏老爷子唯一的亲人,韩家如此对待,换作是谁都会生气的吧!

    但,这种事情,他也不能对安喻丞有所隐瞒,让他早点知道的还是比较好。

    免得哪天出了什么事情,回头还得怪在他头上。安喻丞没有出声,似乎在思忖着什么,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格外压抑。

    顾明站在一旁看着他,也不知道是他生气,还是不生气?

    适时,顾明开口,道,“韩氏夫妇利用蔷薇别苑来威胁依依小姐,韩文峰却在暗地里暗地里将那处别苑划到白洁云的名下。”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喻丞。”

    纪雅菲见到包厢里那抹熟悉的身影,率先开了口,声音温柔。

    她从门口走了进来,精致的脸蛋上笑容可掬。

    拉开安喻丞身旁的椅子落座,她深深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目光灼热。

    安喻丞转头望去,冷峻的容颜,神色却淡漠。

    “你怎么来了?”

    他问道,漆黑的眸子却闪过一抹幽光。

    纪雅菲并未察觉出安喻丞的不妥,只是淡淡的说着,“我打过好几次电话给你的,可是你都没有接,我担心你,便来找你了。”

    原本她找不到安喻丞,来星悦饭店只是来碰碰运气的,竟没有想到他真的在这里。

    对于昨晚的计划失败,她一直心有余悸,怕安喻丞和那个小丫头……毕竟,他们并没有血缘关系。

    今天,她便想来证实的。

    “担心?”

    安喻丞冷冷地重复这个词汇。

    “喻丞,你昨天将那个小丫头送回家了吗?今天怎的不见她?”纪雅菲问道。

    安喻丞闻言眉头一皱,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对着一旁的顾明说:“你先出去。”

    “是。”

    顾明颔首应了一声,随即便出去。

    “我的妻子,需要的是乖巧听话的女人,你——”

    安喻丞皱眉,声音冷了下来,“并不合适。”

    男人的话已然挑明,像一把利刃般,直接捅进纪雅菲的心窝里。

    为什么?

    明明她爱了他整整九年了!

    “我对你是什么样的心意,你一直装着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难道你至今还是忘不了她?”纪雅菲问道,这是压抑在她心底很久的问题。

    旋即,才反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