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打翻的调味剂,纪雅菲不甘心,以至于下意识的提及起了安喻丞的禁忌。

    男人的身形一顿,波澜不惊的眸子突然变得森冷,让人生畏。

    “闭嘴!”

    男人冷冷的吼出声。

    “喻丞……我……”

    纪雅菲心下一慌,她刚才竟然在他面前提到了那个女人……

    “我不想我们之间连朋友都不是!”

    安喻丞低沉的声音开了口,清冷的眸子掠过纪雅菲精致的脸蛋,带着一丝狠厉。

    男人理了下身上衣服的褶皱,提步便离开了包厢。

    “喻丞……”

    纪雅菲站在原地,望着男人的背影渐渐远去,酸楚从心底涌上了眼眶。

    我不会放弃的……

    ……

    第二日清晨,韩家。

    苏浅依收拾了一番,背上书包便准备去上学。

    刚下楼,就被在餐厅里正吃着早点的白洁云给叫住。

    “依依,上学吗?先来吃个早餐再去吧!”

    白洁云一副关怀备至的模样,声音温柔得很。

    苏浅依脚步一顿,侧目看向白洁云那副做作的样子,秀气的小眉头微微蹙起。

    若不是早就看透了这个女人,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样子,她也许还会想从前那样,傻傻得被卖了还在替她数着钱。

    “不用了,我没有吃早餐的习惯。”

    女孩儿淡淡地说完,抬起步子便出了门。

    见苏浅依一副不知好歹的模样,韩文峰心生怒火,“这死丫头,给脸不要脸。”

    白洁云见状,白皙的手轻轻拍着他的手背,柔声安抚着,“没关系的,依依还小。”

    韩文峰闻言,气得更甚,从鼻腔内发出一声冷哼。

    “哼,真是养了一只白眼狼。”

    韩文峰道。

    诚然,在旁人见不到的地方,白洁云一双乌亮的眸子睨向门口,勾唇。

    眼底却划过一抹厉茫。

    她要的,便是韩文峰对待苏浅依如此的态度!

    而这厢,苏浅依刚刚迈出别墅小区,不远处却发出一阵悦耳的鸣笛声,惹得苏浅依下意识的侧目。

    街道的不远处,路边停着一辆黑色低调的小轿车,苏浅依一眼望去,便瞧见了坐在驾驶座上那个浑身散发着冷傲气息的男人。

    苏浅依想要装着没瞧见,刚跨出一步,那辆黑色的轿车又是响起了几声鸣笛,惹来了路人纷纷看向这边。

    女孩儿讪讪的摸了摸鼻子,还是选择朝黑色轿车走了过去。

    苏浅依走到轿车的驾驶座这边,车窗缓缓地摇了下来,出现着一张冷峭的脸。

    “小舅。”

    女孩儿低低的唤了一声,末了,又补了一句:“早上好!”

    显然,苏浅依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安喻丞看着她粲然一笑的脸蛋儿,白白嫩嫩的,好不可口。

    他收回视线,语气淡淡的,“上车。”

    对于安喻丞这幅不是平易近人的模样,心里还是不敢违抗他的命令的,只好向车后座走去。

    安喻丞从后视镜里看着女孩儿的动作,顿时拧眉。

    “坐前面来。”

    安喻丞语气骤然冷了几分。

    “噢……”

    苏浅依低声应道,绕过车头,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就坐了进去。

    车内,苏浅依有些局促不安,一双杏眸只是盯着车前的景物,抿着干裂的唇瓣。

    安喻丞俊逸的脸上没有多少情绪,驱动着引擎,很快车子行驶在了路上。

    “小舅,你今天怎么来了?”

    车厢内一阵静默之后,苏浅依忍不住打破这僵硬的气氛。

    “送你上学。”

    他声线沉稳的道。

    “噢……”苏浅依点点头,便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下一秒,却听见他问,“吃早餐了?”

    苏浅依闻言,便没有多想的说道,“没有。”

    末了,又觉着这样说不对,便施施然的解释。

    “我没有吃早餐的习惯。”

    女孩儿干笑着扯谎,总不能说自己是因为穷到吃不起早餐吧?

    安喻丞没有出声,只是下颚略微有些紧绷。

    车内,一阵沉默。

    因为在a市附中读高中,仅需要一个小时的路程,而此时不到半个小时便到了。

    “等等。”

    苏浅依刚伸手去开车门的手僵在半空中,她转头看向安喻丞。

    “将这个带上。”

    他话语刚落,便将手里的袋子塞进苏浅依的手里。

    还是温热的!

    苏浅依有些茫然,正欲开口,便听见男人沉沉的说道,“以后必须吃早餐!”

    女孩儿谙哑,脸色僵了僵,果真,还是什么都瞒不住他的!

    “好了,好好上课。”安喻丞伸出手,揉了揉女孩儿柔顺的发,不忘叮嘱着,“早餐必须吃完。”

    苏浅依‘嗯’了一声,说道:“谢谢,小舅。”

    他收回自己的手,上面还残留在女孩儿的余温,竟让他有些留恋。

    “那我先去上学啦,小舅再见!”

    苏浅依灿然一笑,下了车,朝安喻丞挥手。

    见着女孩儿欢喜的背影消失在校门口,他便驱车离开了。

    回到教室,苏浅依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将安喻丞给她的早餐打开,吃了起来,是一碗小米红枣粥,还有一份水晶蒸饺。

    见此,她觉着自己心底的某一处被暖阳所填满。

    早餐吃完,苏浅依的同桌也来了。

    “浅依,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想死我啦!”

    谢桂佳一屁股坐在位置上,便看着苏浅依叽叽喳喳的说起话来。

    “你都不知道,你周末没有来看严亿帆的篮球赛,简直是错过了最精彩画面。”谢桂佳说得一脸惋惜。

    “没事啊,反正我也看不懂。”苏浅依讪笑,无所谓的说道。

    谢桂佳敛眉,随口问道,“周末奶茶店很忙吗?你们店长居然不让你请假!”

    “嗯……”

    她有些不自然的点头,不过,转瞬也就释然了。

    这时,一道颀长的黑影笼罩了下来,苏浅依抬眸,面前便出现了一张温煦阳光的俊脸。

    “苏浅依,你上星期五行色匆匆的,班主任召集我们开会,你不在我便把你负责的部分给你记下来了。”

    说完,面前的人便将手里的本子放到苏浅依的桌面上。

    苏浅依一拍额头,猛地想起来。

    连忙道:“哦,真是太麻烦你了,谢谢!”

    “不客气,有什么疑问可以来问我的。”

    “好的。”

    适时,早读课的铃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