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浅依回到韩家的时候,并没有瞧见韩文峰和白洁云二人。.『.

    问了管家,才知晓两人今晚有应酬,要很晚才回来。

    不过,这样也好,她也得个清净。

    至于其他,苏浅依并不想理会便转身上了楼。

    这时候已经很晚了。

    苏浅依洗漱完便歇下。

    从小就住在韩家,对这处别墅她是再熟悉不过的,只是一切都随着母亲的离世变得物是人非了。

    睡在床上,女孩儿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苏浅依穿好校服刷牙洗脸,收拾了一番就离开了房间。

    下楼的时候,韩家的保姆谢阿姨面无表情地问她,“二小姐,早饭想吃什么?我现在去准备。”

    苏浅依瞥了一眼餐桌上正慢条斯理吃早餐的两人,看到他们,她哪里还有胃口顾得上吃早饭,更何况她明显感受到谢阿姨对她的冷淡和不屑。

    苏浅依摇头:“不用了,我赶时间去学校。”

    谢阿姨敷衍地点了点头,谁管她吃不吃早饭?

    看着她走出了客厅,白洁云讥诮地眯了眯眼。

    一脸的狐媚样,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一看就知道是个爱招惹男人的货色,要不是看在她符合范氏集团公子的胃口,她有的是手段叫那贱人的女儿后半辈子都过得不如意。

    韩文峰撂下手里的刀叉,双眼睨视着苏浅依的身影都窜出了小火苗,“这小白眼狼,以为有安喻丞给她撑腰,就可以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白洁云吓了一跳,连忙给他捋毛顺气,“文峰,依依毕竟还小,你这又是何必与个孩子计较呢?”

    她说道,声音温柔的很。

    “哼!”韩文峰冷哼一声,“这多么年供她吃穿用度,她也时候,将这些年浪费在她身上的钱,连本带利的还给我了。”

    韩文峰幽深的眸子划过一道厉光,眼神儿都变得森冷起来。

    殊不知,男人此举落在白洁云的眼里,却是难以抑制住的喜色。

    她早就看苏浅依这个孽种不顺眼了,要是韩家一直忌惮着苏伟沉那个老不死的,也不至于迟迟不将她扫地出门,一看到苏浅依的那张酷似那个贱人的脸。

    她便夜不能寐!

    他同时开口,对白洁云道:

    “今天找个时间,安排那死丫头和范氏继承人见面,合约的事宜进行的越快越好。”

    白洁云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韩文峰这是,要将苏浅依给推出去了!

    想想也是,哪个男人能忍受得了替别人养骨肉的?

    更何况,韩文峰忍气吞声了这么多年!

    背后的目光如针芒般刺来,苏浅依脚步越走越疾,走到大门时,一声黑色西装的男人走过来,神态恭敬。

    “苏小姐,安先生吩咐我送你去学校,我姓李,以后我就是你的专职司机和保镖。”

    她有些惊讶,没有想到安喻丞还给她专门配备保镖。

    不过,苏浅依还是说了一声谢谢。

    李司机替她打开了车门,等她上车。

    苏浅依皱了一下眉头,便说道,“李大哥,我不喜欢被人专门接送,麻烦你和我小舅说,我感谢他,但是我不需要他这样做。我不会让你为难的,你就说这是我的意思,将责任推到我身上就好。我现在要去学校了!”

    她并不想太过依赖安喻丞,她只想和他保持着法律上的亲人关系,好在她真正独立后能脱离安喻丞,这是她现在唯一想做的。

    话语刚落,女孩儿撒腿便跑开了。

    跑了一段路,确定身后那人没有追上来,她才松了一口气。

    韩家所在的别墅区离她上的高中,还是有段距离的,她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路程才到学校。

    她一到学校,跟在其后面的司机给安喻丞拨了电话。

    “安先生,苏小姐已经到了学校。”

    安喻丞沉默了会儿,“嗯,即便她要自己独立,你盯住她便好。”

    “是。”

    挂断了电话,安喻丞眉目深锁,不说话时,显露出一丝阴沉。

    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竟这么倔强!

    想到这世上,不知有多少人想要得到他安喻丞的一个重视,而如今,他愿意给,可是,这个小丫头却不想要!

    这样的感觉,就好似这个丫头一点都不想和他沾上任何关系。

    她在波不急待的和他划清界限。

    想到这里,安喻丞的心里,却是不舒坦了。

    ……

    苏浅依像往常一样,早早的来到教室里,准备补觉!

    只不过,这次却没有那么顺利,半道就遇到了一些麻烦。

    进了校园以后,她正走在去教室的路上,却被几个女生拦了下来。

    “哟,瞧瞧,这是谁?”

    韩笑笑双手环胸,趾高气昂的站在苏浅依的面前,因为穿着高跟鞋,她的个子足足高出苏浅依一个头。

    苏浅依看着她。

    “有事吗?”

    她很是警惕。

    毕竟,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苏浅依和严亿帆要代表班级以合奏的形式参加才艺表演的事情,已经被学校作了名单公布在公布栏了。

    更何况,在这个绯闻八卦传播速度连光速都及不上的二十一世纪里,韩笑笑在短时间内得知了这件事情后,连妆都还没来得及补当即就跑到了他们的班级找他。

    可是,他却让她别管闲事!

    他这样对她,她不甘心,那就要让苏浅依知道,敢跟她抢男人是有代价的。

    韩笑笑撩拨了一下头发,画着眼线的眼角上翘,声音高傲道:“我听说,你要和严亿帆合奏?”

    苏浅依皱眉。

    随即,便看到了站在韩笑笑身后的同班同学曲颖璇。

    同时,曲颖璇也在看着她。苏浅依,你可别怪我……这可是你自找的!

    苏浅依抿唇,不语。

    只听见韩笑笑继续道:“就你这样的人,居然还妄想着和严亿帆上台合作,真是可笑!哈哈哈,苏浅依,以前看你还是一副清纯的模样,原来你也不像表面看起来这么清纯的呀!”

    苏浅依不理会,打算绕过她们。

    “站住!我说过你可以走了吗?”

    韩笑笑抬手,挡住她的去路,冷冷说道,“苏浅依,我奉劝你别招惹不该招惹的人,严亿帆不是你能惹得起的,如果你再敢缠着他不放,我可有上百种方法叫人弄死你!”

    她这是赤果果的威胁,还不带阴晦的啊!

    韩笑笑满脸阴郁,她不希望更不允许她的亿帆哥身边有任何一个除了她之外的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