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依,听说你之前生病了,身体都好了吗?”

    苏浅依看了一眼范偲羽,听到他叫自己依依,感觉整个人都不舒服了。

    她和他有这么熟么?

    不过,她何时生过病?

    之前有一回,白洁云和韩文峰轮番给她打过电话,她不肯来,便没能和范家人一起吃饭,白洁云便说她生病了,所以,今日有这机会怎能放过!

    生怕苏浅依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

    白洁云帮着圆场,忙道:“好了,都好了,劳烦范少爷有心惦记了。”

    上次苏浅依死活不肯回韩家,她不得已才那么说的。

    苏浅依望着白洁云的反应,便知道她生病的事情,是这个女人胡诌出来的。

    “我们先点菜吧!”范偲羽招呼了服务员来,接过菜单,目光温柔的看着苏浅依,“依依想吃什么?”

    他一副绅士的模样,苏浅依没有说话。

    她虽然是个贪嘴的,可,现在却毫无胃口。

    白洁云说,“随便点吧!我们都可以,没有忌口的。”

    “那我就做主了?”

    范偲羽笑了笑,很快就点了菜。

    他常年侵淫声犬马,见过许多的美人,他还真没有接触过像苏浅依这样儿的,稚嫩而清纯,哪怕是此刻坐在他的对面,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勾人魅力,惹得他一阵心痒难耐。

    范夫人在旁边问道:“你们家依依今年多大了?”

    “十八了。”白洁云笑着,如是回答。

    苏浅依微微皱起了眉,默默地喝着水,听到白洁云和范夫人的对话,也懒得出声。

    范夫人又问:“还在上高中?”

    显然,她是有些嫌弃的。

    白洁云也是个要脸面的人,也不想让人家知道他们韩氏为了钱,才让年纪这么小的苏浅依嫁入,直接说道:“是啊。别看我们浅依现在年纪还小,再过个两年便是个大姑娘了,到时候也是要谈婚论嫁的。而且女孩子嘛,自古不是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既然迟早要嫁人的,读书不也是可读可不读的。”

    “……”

    苏浅依略微身形一僵,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为了能把她卖个好价钱,真是什么话都能说得出口!

    “说得也是,有我们家小羽这个在国外留过学的,而且也有我们范氏集团的继承人,什么样的女孩子找不到,我和我先生就是想找个乖巧听话的儿媳妇。”

    范夫人如此说着,她确实是不需要太过聪明的女人进范家的门,因为不好拿捏。

    书读得再多,终归还是要嫁人的。

    苏浅依实在看不下去了,难道女孩子就可以被人所轻视?

    只可惜,白洁云并非她的亲生母亲,根本不会替她考虑些什么。

    看白洁云的样子,似乎对范氏的继承人很满意,仔细一想便能知道,白洁云如此热情对范家人,指不定私下里就谈好了的。

    一直没有说话的苏浅依终于忍不住了,开口说道:“按理说,条件这么好,又有那么多女孩子结婚,还用得着出来相亲?”

    范夫人僵了僵,总觉得苏浅依是在故意抬杠?

    这句话让她很没有面子。

    第一次听到她说话,范偲羽眼睛都亮了。

    真是一把好嗓子啊!

    娇娇糯糯的,即便此刻声音很冷,但落在他的耳膜里嘤嘤动人,惹得他浑身发热。

    “不通过相亲这种形式见面,又怎么能让能对方有个印象?”

    范偲羽笑着说道。

    “范少爷说的在理,浅依这是第一次出来相亲,怕生!”白洁云说道。

    范偲羽看了眼苏浅依,浅笑道:“看出来了。”

    范夫人在一旁,却对苏浅依并不满意,不单是因为苏浅依说出口的让她很没有面子,一方面便是她的年纪太小。

    自己生的儿子,她自己最清楚,要不是看范偲羽终日当夜店和酒店当成家,也不会这么着急的给他安排亲事,可偏生没有人家愿意让自个清白的女儿就一辈子嫁给范偲羽这个火坑。

    现在只想找个女人来把婚结了,他在家里终归比待在外面要好!

    范夫人瞧了眼自个儿子,那副垂涎欲滴的看着苏浅依,哎~

    范夫人望向白洁云,意味深长地说道:“你们家浅依年龄是小了点,这都不要紧,而且就算以后不上大学也没有关系,反正女人嘛!在家相夫教子,做做家务什么的,才是女人的本职。”

    “不过么……”话头忽然一转,范夫人的脸上挂着浅笑,“之前和你们商量的事情,我和我先生会好好考虑的,但是你们苏家答应我们范家的事情,改日我们两家见面再商定下来。”

    说完,范夫人看了苏浅依一眼。

    而苏浅依在范夫人的话里白了脸色,桌子底下紧攥的手有些发颤。

    听到自家母亲这么一说,范偲羽就笑眯眯地说:“白阿姨,一切有关婚事事宜,我们都会着手准备好,其他也不用刻意这么什么。只希望今早将依依迎进门就好。”

    范夫人一听这话,登时横了眼范偲羽,生怕别人不知道你猴急上人家姑娘似的!

    白洁云说,“这是自然!”

    “砰——”

    一声巨响回荡在餐厅内,惹得四下的人目光纷纷朝他们这桌射来。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苏浅依怒得一拍在桌面,霍然站了起来!

    “我不同意!”

    她手握成了拳,黑亮的眼睛里全是愤怒。

    “白洁云你别太过分了,别以为我亲妈死了,你就可以做主我的婚事。我知道你早就看我不顺眼了,你当初可是带着你的亲生女儿进了韩家的门,你亲生女儿怎么着还算是我的姐姐,她二十多岁了都还没有谈婚论嫁,你还真是为了将我赶出家门不择手段,我还是个高中生你就想着把我嫁出去。”

    苏浅依扫了眼餐桌上的人,目光最后落在了白洁云的身上。

    她说得很干脆利落,简单的几句话交代了清楚,且让周围的人起了热议。

    “天呐……这后妈果然是后妈,这么阴狠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这小姑娘模样脆生生的,那么小就想把她嫁出去,还是人?”

    “真是可怜这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