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云和范夫人闻言,脸色都不太好看,黑得仿佛能滴出墨来。

    相反于范偲羽,他倒是觉得苏浅依生气的样子甚是可爱,如同炸了毛的猫儿。

    白洁云蹙眉凝视着苏浅依,恨不得甩她两个巴掌,“你在胡说些什么?”

    “我可没有胡说,你要是觉得我这是胡说的,那我真想问问你昧着良心说话的时候,不会疼?”

    苏浅依看了一眼范偲羽,“抱歉,见笑了。你要是想要找老婆,就是找个符合法定结婚年纪的女孩,我只是个还要上学的高中,而且未满十八岁。”

    “苏浅依!”

    白洁云都快被气疯了。

    眼见着与范氏的联姻就要成功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苏浅依将会在这个关键时刻说出这种混账话出来。

    她赶紧跟范氏母子道:“你们可不要信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事还轮到她自己做主。”

    苏浅依已经气得脸色通红,她没有想到她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这个女人居然当着她的面儿,还在想着把她送进范家!

    “要嫁,你就自己嫁去,我不奉陪!”苏浅依背上了书包,抬步往外走。

    她也有属于自己的骄傲,不是什么牲口,更何况,原来他们早就暗度陈仓了,而已一看到范偲羽那副色眯眯的眼神,自觉他根本不是个好人,这样的人打死她也不会嫁!

    “苏浅依!”白洁云大声喊道。

    范夫人冷冷的开了口,“你们家这样性子的丫头,我们还看不上,你必须给我处理好,如果她还是像今天这个样子……”

    后面的话,她不说,白洁云也能明白。

    “范夫人你放心,我保证她一定会乖乖听话的。”

    白洁云说完,追了出去,她这辈子最丢人的时候便是今天,不好好收拾一番苏浅依又怎么能解了她的气?

    这种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她还看不上眼呢!

    范偲羽转首看着范夫人,“妈,依依还只是一个孩子呢,小姑娘嘛,就该好好疼好好宠,犯不着生气的。”

    “你又不是没瞧见刚那丫头是这么说话的,还甩脸色给我们看,真是没教养。回头妈再给你重新找一个好的。她看不上你,我们还看得上她?”

    “妈,除了这丫头,我谁都不要!”

    范偲羽目光笃定,而且他有得是手段驯服那只小野猫!

    “你……”

    范夫人气得一口老血堵在胸腔上,随即便拉起他的手,说:“可是人家不喜欢你!”

    范偲羽眼底隐着厉茫,便道:“只要我想要,没有什么是不属于我的。”

    “哎……”

    范夫人叹了口气,对于儿子那不堪的名声,也绝非虚言。

    之后,范范偲羽但凡去夜场玩,找女人便是长相清纯可爱的。

    跨出餐厅的门槛,苏浅依便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却被身后的人给拽住了手腕。

    “苏浅依你好大的胆子,今天居然敢这么说话!”白洁云咬牙切齿,扬起手便想着往女孩儿的脸上招呼。

    意料之外,巴掌却迟迟没有落下。

    苏浅依截住了朝她劈下来的手,顺势推了白洁云一把,她脚下一个趑趄跌坐在了地上,模样好不狼狈!

    苏浅依居高临下的看她,冷声道:“你没有打我的权利。”

    话语刚落,女孩儿转身离开。

    女人有一瞬的错愕,这个死丫头至今能乖乖听话,不过是因为城北的宅子拿捏在手上,现在的她不正是她的本质?

    “苏浅依你给我等着!”

    白洁云不甘的盯着苏浅依离去的背影,默默地咬紧了牙关。

    ……

    苏浅依走在人行道上,纤细的背影在阳光下显得格外单薄。

    和白洁云撕破了脸皮,不仅韩家不能回,而蔷薇别苑能不能拿回来也成了一个问题,她真的不知道能去哪里。

    兜里的手机发出了震动,来电人是‘父亲’。

    这个字眼对她还真是一种讽刺,那个女人这么快就向他告状了呢!

    苏浅依纤细的眉头一皱,淡淡的喂了一声。

    韩文峰急躁的声音传来:“苏浅依!你现在在哪里?不管你在哪里,赶紧给我死回来……范家的婚事轮不到你不同意。”

    “我就是不同意,你能怎么样?”

    苏浅依挑眉,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这么多年来,妈妈死了,你将那个女人迫不及待的接回韩家,你从未在意过我的感受,何时好心替我考虑过?”

    韩文峰怒道:“苏浅依!你别太得寸进尺,这么多年我供着吃供着你喝,哪里亏待过你,即便你不当我是父亲,我也容不得你这样对待养育你多年的韩家。”

    苏浅依冷冷道:“养育我?亏你说得出口,我外公死后,将所有苏家的遗产都给了我小舅,而我什么都没有得到,你们韩家是这么对待我的?”

    “苏浅依你……!”

    “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利用我?用蔷薇别苑威胁我?像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我的亲生父亲。”

    韩文峰:“……”

    苏浅依冷冷的说完,已经挂了电话。

    韩文峰气得一把砸了手机。

    白洁云娇声道:“文峰,你砸手机做什么?浅依是不是不愿意回来?”

    韩文峰暴躁道:“你觉得呢?那个死丫头要是不肯回来……范氏少爷哪里该怎么办?”

    白洁云看着落地窗外的景色,慢慢说道,“既然那小丫头已经脱离了掌控,无法听话,就只能暗地里将她送到范少爷的床上。”

    只要范偲羽毁了苏浅依的清白,到时再把这件事扬出去,不怕她不乖乖应承。

    苏浅依的手机再次响了。

    女孩儿的心情很不好,也没有看备注,直接接了:“你们到底有完没完?要嫁人,你们自己嫁去。”

    没料到,无缘无故承受了一番小女孩儿的怒火,电话里传来白暮的声音:“依依,我是你暮姐,谁招惹咱们小公举生气啦?”

    “……”

    苏浅依捏着手机沉默了三秒钟。

    白暮是苏浅依打工兼职的奶茶店老板兼店长,这一年来她没少受白暮的照顾,就像是她的亲姐姐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