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公主!”

    这边,沐离方同样来了一场天然的淋浴,着急地在乱林里寻找她。『→お℃..”

    “沐小姐呢?!”

    小兵被古祺圳摇地害怕,颤抖些嗓音,指着林子答道“沐小姐跟五皇子一同去找了三公主。”

    “真是笨蛋!”不是让你不要到处跑么!

    心急地禁不住道出这句话,然而,刚要往林子冲去的身子倏忽停下,他站在比沐罗骁刚才的位置更近帐篷的地方,空气中,除了冷雨气,还夹着一股淡淡的香,似有若无,若不是他熟悉,很难会注意到。

    他狐疑地往后走了几步,到杂物堆前。蹲下,突然,眸子里担忧沉沉。

    “该死!”

    呼~,一阵风过,他比刚才更快了。

    ……

    “娇娇!”

    “三公主!”

    单乔墨是第一次来这里,并不像古祺圳和沐离方般熟悉地形,与沐罗骁在林子里找了许久,无奈发现两人竟然一直在绕圈圈,无论走哪条路,都回到原地。

    沐罗骁再次证实了自己已经是霉神附体,感受着这冷雨夜,让她突然想起大学的一件糗事,那时,课间休息当中,不知是谁突然吼了一句,用自己的手机尾号可以看看自己在大学的桃花运,她兴冲冲地报上自己的尾号,要求那人念出来,于是——雨夹雪的夜晚,竹宁宁在街头地下道里帮学弟换尿片!

    顿时,哄堂大笑……

    这事儿都过去那么久了,她还是无法忘怀,这难道在暗示她,她的真命天子还在裹尿片?!

    两人披着单乔墨的大衣挡雨,四处寻着出路,这下好了,人没找着,自己先迷路了。

    “骁骁,你先拿着衣服。”

    “你要干嘛?”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你我都不了解这里,只能天亮了,这里四下没个躲雨处,你等等,我给你做个篷。”

    单乔墨边说着边搜寻材料,不等沐罗骁接话,他一掌朝十几根细木挥去,接着立刻小树就排着倒地,他用八根木头做柱子,再往上面扔几根,盖上一大片树叶,一个简易的棚子就搭好了。

    沐罗骁惊喜地跳进去,一拍他肩膀“你太有才了吧!”

    单乔墨灿烂笑笑,“这没什么,行军打仗学到的。”

    沐罗骁就着旁边的石头坐了上去,抬头问他“看起来,你们三个很熟的样子。”

    单乔墨就这她旁边的湿地毫不介意地做下去,一条腿伸直,一条弓起,右手搭在膝盖上,忆起往事般,缓缓道“天宗三年,北啸国被邬国和北漠两国夹击,王爷和你哥哥领命助我一臂之力,你哥哥还因此受了重伤,他二位的情宜,我自不会忘。”

    沐罗骁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话毕,又是一阵沉默,不免有些尴尬,沐罗骁双手不安分地乱晃,干笑几声,这样一对比,还是跟古祺圳呆着比较自在。

    单乔墨倒是没感到不自在,他剑眉蹙着,不知娇娇怎么样了。

    沐罗骁哼着歌,手往地上一抓,咦?怎么一团软绵绵湿漉漉的东西?貌似还有温度!

    “怎么了?”

    沐罗骁表情跟吃了便便一样,低头一看。

    “呀!”

    “呱,呱,呱。”

    青蛙被沐罗骁扔了老远,给摔晕了,白肚皮朝天,翻身困难,它这是招谁惹谁了!

    再看元凶,再次显露她的好色本质,一出事儿就往美男身上扑,男下女上,还好巧不巧地被刚刚赶到的古祺圳撞见了。

    呵,沐罗骁,你也不过如此!

    思及此,他连冷眼都不愿意再给她一眼,挥袖离去。

    沐罗骁不好意思地爬起来,傻笑几声“嘿嘿,失礼失礼。”

    单乔墨柔柔一句“无妨,也不是第一次了。”

    说的沐罗骁老脸一红!            </div>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