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吧,这准备的人不一样了,意义就不一样了。
    莫家洋下意识就想到是自己的父母为自己准备的,如果是自己的父母为自己准备的,那么自然是关心自己的,这个不在话下。
    但,如果是莫宸昊吧,莫家洋这么想着,脸色鄙夷的色彩已经很明显了。
    如果是莫宸昊,肯定是嘲笑自己的。
    莫家洋想着,切了声,反正就是没把莫宸昊放在眼里了显然,他已经忘记了自己之前在反思里是怎么觉得亲人是最好的。
    也罢。
    莫家洋现在心里想的全都是隔壁的隔壁的黎颖之了。
    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刚刚听小护士那么说,黎颖之还是很可怜的,莫家洋现在心已经飞到那边去了,脑子里想着的都是赶紧跑过去,跑过去,去看看黎颖之怎么样了?
    如果需要人照顾的话,他已经首当其冲。
    这么想着,自己那原本行动不便的双腿也开始灵活起来了,已经先于脑子开始迈步朝着门外走去了。
    这一瘸一拐的,也是挺滑稽的。
    但是莫家洋在医院里也算是出名了,有之前那‘撒泼’的丰功伟绩,现在医院里的人看到他也都是退避三舍。
    莫家洋畅通无阻到了黎颖之的病房门口。
    突然驻足,那手搭在门护手上,他突然没什么勇气去拉开那个门了。
    想到之前黎颖之对自己的拒绝,现在还心有余悸。
    莫家洋突然有些担心,现在自己这样子进去的话,是不是还会被冷言相向?
    不过转念一想,人在生病的时候是特别脆弱的,特别是黎颖之这种没人照顾的特殊时刻。
    这么想着,莫家洋这心里啊,总算是放松了些。
    带着突然腾升起来的自信,拉开了门。
    门内一片寂静。
    放眼望去,白色的病床上安静的躺着一个女孩儿,脸色煞白,睡相不是很安详。
    莫家洋看着心都疼了,默默的,缓缓的,走近。
    黎颖之本来睡眠就浅,加上刚刚做完手术,伤口还有些痛,这一点声响就能够把她给惊醒。
    这不,莫家洋来了,她还是知道了。
    咻的一下睁开了眼睛。
    正好和正看着她的莫家洋对上了眼,登时把莫家洋给吓到了,一个矩矱,差点摔倒,幸好手里有拐杖。
    “哎哟,你吓死我了,你怎么突然就睁开眼睛的?”
    莫家洋一手摆着自己的心口,跟着说道。
    黎颖之被问,则是一脸的无表情,眨了眨眼睛,朝着莫家洋看了看,之后就将脸给别开了,没想要理会莫家洋。
    莫家洋看着这样的黎颖之,心里凉了一大半。
    要是平时,哪里会有女人这么对自己,要是有个一个半个的,早就被自己给out了。
    但,现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怎么就对黎颖之像是快狗皮膏药似的,明明人家已经那么不待见自己了,自己还是不忍心离开。
    哎~~~
    莫家洋心里哀叹了声,转而走到了另一边,面对着黎颖之。
    跟着带着一丝丝嘲讽自己的笑意,说道,“怎么?就这么嫌弃我吗?”讨厌莫家洋不敢说,他怕伤到自己的心。
    黎颖之仍旧是没有给他回应,而是眨了眨眼,继续保持沉默,眼睛空洞的看着窗外。
    莫家洋正的无语,这女人怎么就这么难缠,他是之前从来没有遇到过。
    “听说你阑尾炎,做了手术,现在怎么样了?”
    莫家洋见着黎颖之没有要回应自己的意思,跟着又问道。
    黎颖之沉默了几秒,而后,缓缓的回应,“不就是你看到的这样,躺在病床上,还没死。”这话太冷淡了,简直比她不说话不回答自己问题的时候更加冷淡。
    但,莫家洋现在已经没什么退路了。
    跟着,他又问道,“你就自己一个人,没有人照顾你吗?”
    这话,真的,问得,直戳黎颖之的心脏,生疼。
    疼得她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但是,她忍住了。
    跟着说道,“你侄子不是给我请了个看护,被我赶走了。”
    侄子!
    不是莫宸昊还能是谁啊。
    莫家洋听到这个,意识里直接就想到是不是莫宸昊对黎颖之还余情未了。
    想直接问,但是看到黎颖之现在这个情绪,显然是不能直接问的。
    于是他忍住了。
    跟着说道,“那不是很好,你都这样了,怎么还逞强?”
    “我不需要别人的可怜。”
    莫家洋看得出黎颖之说出这话的时候眼里心里都带着不甘心,他突然反应过来,是黎颖之不甘心啊,不是莫宸昊。
    所以,是黎颖之对莫宸昊余情未了?
    天呐,这可怎么办?自己又挺喜欢她的,那么如果自己追求她的话,她会不会故意答应自己,然后用他来接近莫宸昊?
    天!
    莫家洋从来不知道自己还可以这么会乱想的。
    他晃动了下自己的脑袋,跟着在心里咒骂了声自己,还真的是,太不干脆了。
    “那,那我来照顾你好不好?”
    莫家洋也不知道自己会这么直白的就说出这话,说完才觉得这样说好像太快了。
    但,令他惊讶的是,黎颖之居然答应了。
    “真,真的?”
    莫家洋忽而变得惊喜不已。
    黎颖之看了看他,之后笑了笑,跟着说道,“我都这样了,你觉得我还有能力照顾自己吗?”
    虽然这话和之前那个说赶走莫宸昊雇佣来照顾她的话自相矛盾,但是莫家洋也不管了,反正现在能够呆在黎颖之身边,和她多多相处,这样就好了。
    莫家洋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哎,好好好,我来照顾你,我来照顾你。”
    莫家洋此刻,别提心里有多开心了。
    只是,这个话题一完,两个人之间又沉默了,黎颖之倒是没觉得什么,只是莫家洋怎么觉得这种气氛沉默而尴尬呢?
    莫家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遇到黎颖之就像中邪了一般,平时自己那口若悬河的,现在都消失了,绞尽脑汁的想着该和黎颖之找什么话题来聊,才不会让着气氛渐渐的越发的,尴尬下去。
    “嗯,那个什么,其实宸昊估计也是因为你没人照顾,才给你找的看护,他估计也没别的意思。”
    找不到合适的话题,莫家洋突然说了这么一句,但是说完之后,自己就后悔了。
    怎么说着好像在给莫宸昊解释了。
    天,他是怎么了?
    黎颖之却不见得同意莫家洋的话,冷冷的扯了下嘴角,而后说道,“你就别给你侄子说好话了,他什么性格我不知道,不过就是想和我划清界限,不让他那个小女朋友伤心,但是,这有什么?我们这界限不是已经很清了?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清了好吧。”
    莫家洋听着黎颖之这么说,敢情是对莫宸昊有怨气啊,但,这话又像是在怨念自己的男朋友一样,听着怪让人不舒服的。
    于是,莫家洋又道,“你心里有这种意识,觉得你们两个人早在几年前已经清了,这个固然是好的,毕竟这个宸昊吧,对他老婆是真的挺专一的.”
    莫家洋故意把黎颖之口中的小女朋友给转化成了老婆,为的就是让黎颖之更清楚的认清现实!莫宸昊要结婚了,新娘不是她,而且莫宸昊很专一,绝对会对她老婆好,以这个来杜绝黎颖之心里还有任何的幻想。
    果然,当他提到‘老婆’两个字眼的时候,黎颖之迅速的看向了他,那眼神,仿佛就在说,不是老婆,不是老婆,是小女朋友,但,容不得现实的真实。
    黎颖之默默的,不敢出声。
    莫家洋看着黎颖之,继续说道,“而且,他老婆也有了身孕了,这个你也知道的,他现在简直就将他老婆捧在手心里宠爱着。”
    虽然,这话,莫家洋也知道每一字一句都像是刀子一样的在黎颖之的心口刻上一刀,但不这么说怎么行?
    那是让黎颖之对莫宸昊还有心思,而自己想要追求她,这路漫漫其修远兮啊。
    现在,他也不想去考虑自己之前还想着的黎颖之会不会因为要接近莫宸昊而答应自己,和自己交往之类的事情。
    之前的胡思乱想在看到黎颖之这样之后,都已经崩塌了。
    “我知道。”
    黎颖之听后,沉默了半响,之后才对着莫家洋斩钉截铁般的回应道,“我知道,你不需要再提醒我一次,莫家洋我告诉你,我黎颖之虽然之前回国是对莫宸昊有一定的心思,但是我黎颖之也不是没有骨气的人,会对一个对我已经没有感情的人死缠烂打。”
    莫家洋也没想到黎颖之会对自己这么说,登时也是错愕了下,跟着回应道,“好好好,你能这么想就好,其实吧,掠过莫宸昊,外面大把好男人,比如我啊,你不必单恋一棵树。”
    “谁说我还喜欢他了。”
    黎颖之听着,突而冷厉的朝着莫家洋说道。
    “好好好,不喜欢,不喜欢,我知道的。”
    莫家洋觉得自己今天的嘴也是太笨了,哎~~~
    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黎颖之就冷冷的剜了他一眼,继而又将脑袋给转向了另一边。
    莫家洋在心里微微呼了口气之后,还是不折不挠的朝着另一边走去,跟着开玩笑式的说道,“你要是可怜一下我呢,就别转来转去了,我这走路也是挺辛苦的。”
    “哼,那你走啊,你呆在这里做什么?”黎颖之可是句句字字都没有软给莫家洋。
    莫家洋听她这么赶着自己,非但没有走,反而笑着便走过另一边,边说道,“我这不是在走吗?我说啊,我还要照顾你呢,也就只能在这个空间里走来走去了。”
    话说着,已经走到了另一边了,他看了看黎颖之,然后目光便在病房里四下看了看。
    黎颖之见他这般,不解的问,“看什么看,病房有什么好看的。”
    莫家洋看了一圈之后,目光回到黎颖之身上,点了下头,像是在赞同黎颖之的话,跟着说道,“是没什么好看,但是,我觉得挺宽敞的,要是在这边多加一个床位的话,我觉得空间还是有的。”
    “你什么意思?”
    黎颖之朝着莫家洋瞪,心里大概也有了点思绪,知道莫家洋的意思了,继而说道,“我告诉你,你就别想打了病房的主意。”
    莫家洋听了,笑,“就一间病房,你说我能打什么主意?”
    黎颖之咬咬牙,还真是自己说得太快了,要是继续说下去,要是莫家洋不是这个意思,那自己不是糗大了。
    于是黎颖之就沉着脸,不说话。
    莫家洋看了看,点点头,“嗯,这里的视觉也挺不错的,你说医院是不是有区别对待啊,我那边怎么就没有这样好的风景,嗯,看着心情都跟着不错呢。”
    这最后一句,莫家洋是看着黎颖之说的,意思很明显,是在说人,不是在说景了。
    黎颖之仍旧没有给他附和什么。
    莫家洋也没在意,跟着说道,“我觉得吧,为了就近照顾你,我就暂时现在你这么打扰了。”
    “你休.”想字还没说出来。
    莫家洋拦截了她的话,继而说道,“你可别继续啊,我这可是为了更好的照顾你,再说了你刚刚也是答应了,既然答应了让我来照顾你,那就不能反悔。”
    “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了。”黎颖之真是被气得,伤口都要疼了。
    “那你没拒绝我,没有异议,就是答应了,我想我的理解是正确的。”莫家洋说着,没给黎颖之反口的机会,跟着已经拿起来内线电话给前面值班的医院人员打了电话。
    接着,医院的人员动作也是很快的,就在黎颖之的房间里多按了一个病床,毕竟医院里多得是移动的病床,这要多一个床,推进来就有了。
    莫家洋自然很满意医院人员的这个动手能力,心里想着是不是得好好的表扬一下冷楠笙那个院长了,真的是领导有方啊。
    这么想着,反应过来又有点鄙夷自己了,怎么自己最近对于莫宸昊,还有他的这帮‘猪朋狗友’们,太丢越来越不一样了,心里好像对他们也没像之前那么讨厌了。
    现在竟然还想着表扬他们。
    切~~~
    莫家洋又在心里鄙夷了自己一下。
    黎颖之就看着莫家洋在自己的病房里指挥着医院人员,搬这个,搬那个的,她有种莫家洋把这里当成了他家的既视感了。
    想到这里,轻哼了声。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声音,也落入了莫家洋的耳里。
    他朝着黎颖之看去,跟着问道,“是不是我过来陪你你很开心,所以你笑了。”
    黎颖之立即敛住了脸色,跟着冷冷的朝着莫家洋说道,“你想多了。”
    莫家洋也没在意,毕竟一次两次的,他在黎颖之身上接受到的冷漠已经开始在潜移默化了,现在也渐渐的当成了一种情趣了。
    自然,也觉得好像还不错。
    这么想着,莫家洋觉得自己真的是有变态受虐的心理啊。
    哎~~~
    没办法,这种事情也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
    莫家洋晃动了下自己的脑袋,觉得自己想太多了,今天的心理活动也太多了点,唉唉.
    遇到了黎颖之,怎么什么都在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