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果果对于这样的医生的说法一时之间真的不知道应该是用什么样的一种表情或者是心情去表现出来。这样的突如其来的一种说法让方果果有点儿猝不及防。真的是让她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您说的是真的吗?真的她怀孕了吗?没有看错吗?“胡少煊早就已经抑制不住他激动的心情,不过还是要在真正的激动之前,弄清楚状况,不然很有可能是空欢喜一场。
    “真的,不用怀疑我们的技术,我们是对病人真的是仔细的检查了。而且胎儿也是好不容易才保住的,希望你们能珍惜这个孩子,毕竟能有这个孩子,也是一种缘分。”那个医生十分严肃的对她们说道,真的是一种特别的感觉。
    大家看着那个医生的眼神,那样的坚定而又权威,真的是让他们没有任何敢去反驳或者是怀疑的感觉。当然大家也是自然不会去过多的不相信,因为大家都是希望这件好事情真的会发生。尤其是胡少煊吧。
    “好,谢谢您。”胡少煊强烈的抑制住他内心的激动和兴奋的感觉,对那个医生有礼貌的说道,医生只是微笑了一下。然后就出去了,那样的从容而又那样的淡定。
    “果果,你听到了吗,你居然怀孕了。你有了我的孩子,咱们有了孩子。我要当爸爸,你也要当妈妈了。”胡少煊激动的走到方果果的面前,冲着她开心的说道。如果不是因为现在的方果果太虚弱,不能轻易的动,胡少煊真的会把她抱起来好好的转几个圈儿吧。
    “果果,恭喜你啊。和胡少有了孩子,先说好了,我可是要当你孩子的干妈的,谁也别想要去和我争和我抢。”林思雨也是掩饰不住她内心的激动,因为上次的方果果怀孕的乌龙就让她空欢喜一场。这次的事实真的是让她很是兴奋。
    对于方果果能够怀上胡少煊的孩子,真的是让林思雨也是一件特别的骄傲的事情吧。毕竟这也是她期待已久的一件事情了。
    “果果,既然怀上了。就好好的对待这个孩子,不要去想太多,不管怎么说,孩子是无辜的。”方果果的老妈看着方果果并没有她们表现出来的那么高兴,反而是当事人觉得没有什么,就是她们这些外人感觉特别的兴奋。
    所以,也许是看出来方果果的脸上划过了那么一瞬间的犹豫,方妈妈对方果果提醒到。虽然也是真的不是很满意这种未婚先孕的感觉,而且最近真的是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对于方果果的这些和胡少煊之间的事情,方妈妈真的是厌恶了。
    而且她也不是很希望方果果以后和他生活在一起,但是还是能从方果果这次自杀未遂的行动中看的出来,她还是真的特别的在乎胡少煊的。不然的话,应该也不会去这样做。既然看出来了,方妈妈就没有什么理由去拒绝他胡少煊,更没有什么去干涉到方果果以后的幸福。
    毕竟方妈妈还是比较明智的,对于孩子的婚事她不想过多的去干涉。这是她的自由,以后过日子是她,又不是她自己。而且根据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就可以看的出来,胡少煊对于方果果也真的是一种特此的喜欢特别爱的样子。
    胡少煊的老妈被拘留,胡少煊也不再管理胡家集团的任何事情。也算是和胡家集团和他的母亲彻底的断绝了联系,如果不是因为太爱方果果。他怎么可能这样的做的这么绝,毕竟还是家产,还是那么大的企业。但是就是因为胡少煊太爱方果果了。
    所以他不能够去忍受他的母亲对于方果果做出那样的事情。也不太可能因为这样的事情就去轻易的原谅他的母亲。在这种时候,显然胡少煊选择的是方果果而不是他的母亲,真的是一种比较在乎的感觉。
    所以综合了一切,方妈妈也是在心里认同了胡少煊,虽然没有正式的去见面没有好好的去拜访。第一次见他也是这样的一种场景,但是既然是方果果喜欢的。想要一起走下去的人,方妈妈也就没有什么太多的可以去反对的了。
    “果果,原谅胡少煊吧。你们要好好的去一起维护你们的爱情,还有你们的结晶。我支持你们,你们要手拉着手一起走下去。”方倾倾也看出来她老妈的意思,而且也知道最近方果果在因为胡少煊的事情上纠结着。所以她在一旁提点着方果果。
    方果果怎么会不心动,本来她心里面最爱的也是胡少煊,方果果不知道如果以后没有胡少煊的日子应该怎么去存活。所以她才会选择去离开,既然现在有了他的骨肉。而且胡少煊依旧是那么的爱着她。那么她应该原谅他,应该和他和好了吧。
    胡少煊最近为了她做的那些事情方果果也是多少知道的。他的母亲做出来那样的事情,也不能怪罪到他胡少煊的头上,对于这样的事情还有这样的一种境遇,真的是没有什么可以去怀疑的了。就是应该这样的好好的走下去的吧,也许真的是应该好好的去维护。
    “少煊,你过来。”方果果抬着头看着眼前的胡少煊,不知道方果果会有什么决定,会做出什么样子的事情的眼神,走了过去。
    那样的一种惶恐的眼神,那样的一种心里的不安。因为不知道方果果会说什么话,或许是别离或许是彻底断绝关系。真的是胡少煊心里没有数的,毕竟他做过那么多“对不起“她的事情,如果她真的选择离开,选择堕胎,那么他也认了。
    因为要还给她自由,还给她她想要的生活和自己的选择。胡少煊走到了她的床边,那样的缓慢,那样的害怕,这是胡少煊在方果果面前唯一的一种懦弱和脆弱吧。
    “少煊,过去就过去了,余生请你多多指教。我和肚子里的她就交给你照顾了。”方果果笑着说道。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