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星儿愣了愣,看着苏时闲冷冷的眼睛,正瞪着自己,她一时就慌了,马上实话实说,“酥酥,她好像说是去拿一本古医书了……”
    墨星儿的话音刚落,苏时闲拂袖,马上就离开了,留的青柚同墨星儿愣在原地。
    墨星儿紧闭着双眼,这下闯了大祸了……
    青柚正准备安慰安慰墨星儿,谁料到,转身就看到王珊珊嘴角勾了勾。
    但是青柚也没在意。
    何酥酥原想着,这么多的禁军在呢,皇帝应该是不会有危险的,还是她自己先保命要紧。
    谁料到,这怕什么来什么……
    她才蹲到树桩边上,就看到了前边的花坛林子里,掠过一抹身影。
    惊慌得整个身子都一沉,不敢迈开腿来。
    这……不就是今日傍晚在竹林里遇着的那个黑衣人嘛?
    这是什么孽缘啊!怕是冤家路窄了。
    没过多久,何酥酥就听得那边跑步的声音,还夹杂着兵器与盔甲相擦的声音,正朝着这边过来。
    还有喊声,“抓刺客……这边,往这边去了……”
    “这边……这边草丛里搜一搜!那边……花丛里……还有这边……树林子里……都搜一搜……”
    何酥酥整个人一麻,不是吧……那那那……刺客在那边呀,往这边来干啥呀……
    她此刻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若是抓着了她,她岂不是成刺客了……
    她若是大喊,是不是就得被真的刺客灭口了……
    何酥酥苦笑,其实心里狂跳,手心微微沁出了汗意,若是真的找着了她,那本来就不是她,她不承认便是!
    大不了实话实说……
    但是这是下下策。
    正想着,突然对面的树从中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攒动,连何酥酥都被惊到了,这边的禁军以为是刺客。
    忙出声下令,“那边,去看看……”
    一阵跑动声,夹杂着兵器声,渐渐又离何酥酥远了些。
    正准备嘘一口气的何酥酥,眼前突然就一黑,鼻子和嘴巴,都被人捂住了,无法呼吸,也无法出声。
    “嗯……”
    还没来得及挣扎,浓淡相宜的沉香味袭来时,就使她妥协了下来。
    一股温凉的气流随着低沉的声音,顺着脖颈传入耳中,“别说话,禁军还没走远。”
    何酥酥默默点点头,轻轻嗯了两声。
    男子神色未动,只眼眸窄了窄,抱起女子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树林里。
    这四周,都是林木,不远便是那处太学院。
    “干嘛?”何酥酥蹙眉,站着在太学院门口。
    “进去!”苏时闲冷冷道。
    “进去干嘛?”何酥酥着急,“我们现在出去,不行吗?你那么厉害,不能出去吗?
    进去若是被找到了,这可是奸情!大哥!你能不能搞清楚孰轻孰重?是死罪啊!”
    何酥酥一边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看无动于衷的苏时闲,一边挑眉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奈何苏时闲来不及多说,扛着何酥酥就进去了。
    只淡淡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外面已经被禁军包围了,整个皇宫都会被搜一遍!”
    何酥酥轻咬薄唇,站在黑漆漆的太学院里,里面不少的桌子。
    “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去?”何酥酥站着在窗前,看着外面的禁军来来回回地跑动。
    没有搜到人,看样子下一步就要进这太学院里面来了。
    何酥酥回头,她刚才看到的,苏时闲定然也看到了。
    外面的禁军马上就回破门而入,她们很快就回被发现。
    “你看你,进这么个地方,不是等着被活捉么?真是还要拉着我一块儿垫背!”何酥酥埋怨道。
    苏时闲看着外面靠近的禁军,估摸了一下数量,眼眸微动,侧过头来,温柔地看着身前的何酥酥,“不会的。”
    分明情况紧急,何酥酥却莫名地心底狂跳,不是害怕!
    “那你想怎么办?”何酥酥出口问道。
    苏时闲起开,侧身往那边柜子去,伸手拉开柜子,回头朝着何酥酥道,“进来!”
    哼哼!何酥酥走近一看,把头从柜子里伸出来,讷讷地看着苏时闲,“我以为还有密道呢,合着这就是你的办法?”
    这么小的柜子,就是能躲得下两个人,可等会儿人家禁军是傻子吗?人家不会掀开柜子看看?
    那待会儿就刺激了,可不是瓮中捉鳖了么?
    “先挤一挤!”
    何酥酥叹了口气,外面的声音愈来愈近,她要没办法,只得先进去。
    果然,空间不大,何酥酥紧蹙着眉头,整个脸颊都贴在苏时闲胸前,呼吸间交错,何酥酥脸到脖子都是滚烫的。
    “你心跳好厉害。”苏时闲还要说话。
    何酥酥咬咬牙,“苏大人,你堂堂一表人才,怎么就想不通,要跟我扯在一块儿呢?”
    “我很乐意!你若是儒家思想,那我就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苏时闲还起清亮的眉眼看着眼前的何酥酥。
    何酥酥无语,想了想,她也不是没读过书,低低道,“哼哼!那就不好意思了,我是墨家,兼爱!”
    苏时闲未语,只轻笑了两声,微微颔首,脸颊蹭到何酥酥的耳畔。
    何酥酥整个人都一顿,“你干嘛?难不成非得弄出点什么事情来吗?”
    等她的话说完,苏时闲就已经蹭上来了,后面的话语赌在喉间,顺着气流,一起被吞了下去。
    原本乱跳的心,全被苏时闲的靠近给吞噬,随着她的靠近,何酥酥的紧张全变成了不知所措。
    辗转间呼吸交错,浅浅触碰间已不是浅尝辄止,反而愈发深入地步步紧逼,唇畔缓缓轻轻掠过,却丝毫没有退开的意思。
    何酥酥气息逐渐凌乱,却依旧紧咬齿关,一边是无法抑制的情绪,另一边是清醒地理智。
    温润辗转的反复摩挲,惹得何酥酥有些气恼,外面禁军的声音不能逼近,与苏时闲温然轻缓的触碰,显得格格不入。
    “砰”地一声,门被禁军打开,脚步声瞬间停下。
    禁军首领,开始指挥,“你们几个,去那边!你们几个,这边!还有……柜子那边!也打开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