蚩尤,竟然一改传说中的狰狞模样,虽然依然长着牛头,背生双翼,但身上所散发着的却是圣洁无比的气质。
    他体内的魔力早就在神魔秘境不知岁月凡几的转化下,变成了神源灵气。
    “蚩尤大人,您到底是,神,还是……魔?”
    奇缇葭惊了。
    她纵使乃冥河女神,也想不到,叶寒枫所召唤出来的蚩尤,竟然成神了。
    不,或者说,是回到了那遥远的从前,魔族还未从神界被分化出来。
    蚩尤大声回应道:“这得多亏了九鼎真神!若不是他,我们将会被神魔秘境的炼魔大阵,化为一缕青烟消散于人世间。现在,我们不但没有消散,而是变得更强大了,也重新归入了神界。”
    蚩尤说着,张开双翼,手中拿着的三叉戟也是遥指着星空堡垒中的妖魔们说道:“吾等可愿意归降?若愿意,我将带你们回神界!”
    “回神界!”
    妖魔们都心动不已。
    若真能如此,又有什么比得上回到神界的呢?
    相比之下,是否听命于谁,已经显得不重要了。
    若是可以回到那传说中他们曾经生活的土地上,并在一个英明威武的领导神王的引领之下,感悟混沌大道,无忧无虑地生活在神界当中,那又有何妨呢?
    无疑,蚩尤这一句话,击中了妖魔们心中最为脆弱的地方。
    他们纷纷包含眼泪,向着叶寒枫倒头便拜,奉他为唯一真神。
    轰然。
    在奇缇葭等冥神与妖魔皈依的那一刻起,无穷远处神界的天外,竟然是诞生出来无数的紫气。
    这紫气延绵三万亿兆里,从神界贯穿了整个仙界,竟是将先前绝望怨婴破坏的世界全部都是修复了。
    那绝望怨婴甚至也被这紫气包裹,其中的绝望之力被悉数化解。
    这是人间正道的光,以莫大的包容去理解每个生灵,绝望怨婴之所以陷入绝望,也是因为她最初的情绪没有受到重视不被理解。现在被紫气包裹,被大道理解,被自然倾听,那些曾经隐藏的绝望,也是冰消雪融,最终化为乌有。
    水炼界界主化为最初的少女模样,神色尽是温柔,已然没有先前的绝望和戾气,化作侍女,跟随在叶寒枫的身后,找到了她人生中的唯一意义。
    很快,紫气降临到了交界星域,将星空堡垒转化为了神明之地,这里不再是苦寒之地,同样也是和神界一样的乌托邦。
    “彼岸……这是彼岸……”
    蚩尤看着紫气继续向地域之地延绵三万亿兆兆里,顿时他神色迷茫了。
    这不正是神界众神一直所追求的彼岸嘛?
    在彼岸的世界里,世间一切丑恶都将消失,只剩下真善美。所有的人都完全一样,一般无二,每个人都能在彼岸的世界里自由自在地找到自己所能够对应的位置,并且将其发展到极致。
    那里的人,只要心中有所想,便可以创造任何东西,也包括这世间。
    自然,那里是创世神所在之地,也就是所谓的彼岸。
    而现在,叶寒枫竟然是将整个世界,化为了彼岸。
    神界诸神降临下来,震惊地看着三界变成了彼岸,皆是对叶寒枫倒头便拜。
    “汝当为创世神之首,是无穷宇宙空间与无尽宇宙时间中最为真善美的存在!”
    神界神王与冥界冥王皆是站在叶寒枫的面前,没想到叶寒枫竟然是实现了他们许久未曾实现的梦想。
    自然,他们心中对叶寒枫所产生的高山仰止之意,达到了空前的地步。
    叶寒枫见此,则是淡淡地遥望着整座天际说道:“这天,其实是假的!”
    言毕,叶寒枫大手一抓,将这天抓破。
    天幕撕开,眼前的一切不复存在,而他也回到了最初那颗蓝色的星球上。
    他躺在自己的铺着白色床单的床上,看着那天花板,恍如隔世。
    叶寒枫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梦,然后回来了。
    但是当他看到墙壁上挂着的电子时钟,不由得一愣。
    日期,恰好过去了七七四十九天,他的暑假结束了。
    “终究是大梦一场吧……”
    叶寒枫悠悠地叹了一口气,打开房门,走出屋子,却是一愣。
    在院子的大门之外,站着一个撑着纸伞遮阳的汉服女子。
    这女子身上散发出丁香般的香气,一如最初的九鼎山上,他所闻到的味道。
    “你好,我叫叶清雪。”
    女孩看着叶寒枫呆呆地从院子里面走出来,淡笑道:“寒枫师兄忘了我吗?”
    “雪儿,真的是你?”叶寒枫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们怎么会出现在现实里,我以为只是一个梦!”
    叶清雪闻言,神色一凝。
    她靠近叶寒枫的身体,踮起脚尖,樱唇微张,轻声地在他的耳边呢喃说道:“寒枫师兄,这不是梦,是你将我们带到了这个世界。用心感受,你体内的能量。”
    叶寒枫一愣,旋即化为微笑,挽起了叶清雪的素手,笑道:“那为兄带你在我家乡的城市转两圈?”
    “好,”叶清雪轻轻地点了点头,嘴角满是幸福的笑意。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