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山叹了一口气,“如果我们这个时候有一把枪就好了,随意朝着前面开一枪,就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小七揉搓着双手,开口道:“其实我觉得刚才那个实验并不能够证明这地宫不是一个机关,我们只能够证明我们没有走回头路,这里确实是一条直直的通道,没有任何拐弯!”

    “如果这就是一条笔直的通道,那我们到底是怎么拐弯的呢?”

    小七提出了一个很大胆的猜测,“如果这就是一个巨大的机关,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整个通道都在旋转,或者是当中有一段在旋转,转了一圈之后,我们还是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张山一开始觉得很有道理,思索了片刻以后提出了疑问,“我们先不考虑整个通道旋转的情况,如果只有部分在旋转,可是我们这么多人,如果不是恰好所有人在那个位置的话,岂不是会被分成两段,就算往前走的话,肯定也会再次碰面的!”

    小七点了点头,没有足够的理由来解释这一现象,“这确实有点说不通,但是如果真个通道在旋转呢?”

    张山再次摇了摇头,“不对,我们有很多次不是所有人都去跑通道了,部分人留在了这里,如果这整个旋转起来的话,那他们岂不是就可以碰到出口的那个门。WwΔW.『『但是我在这里的时候,大殿的大门一直打开着,前面的场景没有任何变化!”

    “可是如果不旋转的只是很小一部分呢!毕竟真的没有其他可以解释这件事了,我觉得这个通道这么黑暗,肯定就是为了掩盖这其中的真相!”

    张山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站了起来,“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不如来试试吧!”

    小七把众人都叫了过来,把自己的想法跟大家说了说,这才开始解释实验的方法。

    “毕竟我们人比较多,到时候所有人都靠着墙壁隔着一段距离站着,我们推测过整个通道的长度,大概每十米就要站一个人!而且我们要提前排好顺序,当所有人排好了之后但是通道还没有完的情况下,最后一个人往前走,一路上必须还要看清楚这些人的排列顺序对不对!”

    大家渐渐明白了,“好,反正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那就试试吧!”

    张山给了每个人一个序号,到时候如果有人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就要告诉人家的序号。

    所有排列完之后,张山就站在门前,小七站在最前面,一个一个往后通报,“可以让张山往前了!”

    张山收到消息以后就开始往前走,经过的人不断给他报数字,“一,二,……十,十五!”

    他刚想走过去,听到从十这个数字猛然跳到了十五这个数字之后,赶紧刹住了手。

    “你说你是多少?”张山激动地问道。

    “十五!”那人有些颤抖着回答道。

    “找到了!找到奇怪的地方了!”张山大喊了起来,把其他人都叫了过来。

    等到众人都聚齐之后,张山找到了十一,也就是之前那个叫田田的女生,“你刚才有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田田摇了摇头,“没有啊!”

    “可是这里直接从数字十跳到了十五,说明诡异的就是这一段,是十到十五这段数字之间的距离!”张山双眼放光,激动地说道,终于找到一丝蛛丝马迹了,他欢喜地都要蹦起来了。

    众人赶忙四散开来,看看这里到底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张山双手摸上墙壁,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开关,手摸上去一开始是粗糙的感觉,火光照耀下还是那惊悚的壁画。

    但是往前了一段距离之后,手上还是粗糙的感觉,但是壁画竟然突然消失了。

    张山一愣,手上慌忙地擦着墙壁,真的没有了!没有任何壁画,就是粗糙的石头墙!

    他沿着那段没有壁画的路继续往前走,走了一大段路之后,这才突然出现了一段有壁画的。

    张山其实一边走一边数着自己的步数,按照他的脚长计算出来,这段通道的长度正好是那几个人站得长度。

    他直接仰头大笑了起来,“哈哈哈!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

    听到他的声音,众人赶忙赶了过来,“找到什么了?”

    张山指着那个墙壁说,“之前我就发现这墙壁上有壁画,但是这一段却没有,而且是刚好在刚才你们出现奇怪现象的这段距离里,所以肯定是这段空间有鬼!”

    小七看着他,“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是不是应该先找机关?”

    张山摇了摇头,“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哪里出问题了,那只要在出问题的那段路上反向跑不就行了嘛!”

    众人一听,都是一阵大喜,激动地拍着自己的大腿,“对啊,山哥说得有道理啊!”

    张山拍了拍手,“好了,大家都收拾收拾东西,我们就要离开了!”

    众人把之前当垃圾一样丢掉的金银财宝又重新捡了起来,然后在门口聚集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这个通道是怎么改变的,又是什么时候改变的,但是只要他们从门这里出发,照着之前的路一样走就可以了。

    这一次张山带着众人走得很快,没多久就已经走到了那一段没有壁画的通道里,众人都挤在了一起。

    “三!二!一!转头跑!”张山一声令下,众人纷纷调头朝着来时的路跑了回去,跑着跑着就发现这条路比他们来的时候的那条路要长多了。

    也不知道到底跑了多久,前面再次出现了一扇石门,众人这才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

    看着眼前的石门,众人都是一副泄气的样子,看来这办法还是没有用,他们还是回到了原地。

    张山看着眼前一模一样的石门,下意识去看自己之前做标记的地方。

    没有!什么都没有!标记也没有!

    张山脸上满是劫后余生的惊喜,用力地推开眼前的石门,再次出现在眼前的果然是他们来时的那个吊桥。

    大家本来以为就要接受一辈子被困在这里了,但是没想到真的出来了。

    他们先是一愣,然后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确定眼前的一切是真的以后,狂喜地相互拥抱。

    “哈哈哈!出来了!我们真的出来了!”

    “耶,终于出来了!” 。,,。